第35页

      作者有话要说:
    理一下时间线啊,他俩是隔了六年见面的,林小松26,楚毅34
    第22章
    赵瑞有一心仪对象,首都航空的空姐,细腰长腿瓜子脸,身材模样万里挑一,走路上属于会被男人意淫的那一类。他和那女的约过几次饭,没什么实质进展,两人不清不楚地耗了小半年。说难听点,赵瑞充其量就是人家一备胎。
    偶尔,那女的也会主动联系赵瑞,譬如今天,她在电话里说:“赵医生,赏脸一起吃个饭呗。”语气挑挞,听着像是故作暧昧。
    赵瑞暗喜了会儿,嘴上却说:“这会儿没空,我正陪我哥们吃饭呢。”
    空姐笑道:“那我过来找你们。”
    等那空姐真过来了,赵瑞可就不是他电话里那个样子,人前人后关怀备至,殷勤得一塌糊涂。
    赵瑞憋着一股狂喜,挑挑眉:“来得巧了,我们这也刚吃。”
    空姐却不搭理,上上下下打量了楚毅一圈,甩开肩上的小香包,坐下来,问:“你这哥们怎么称呼啊?”
    楚毅横着手机在玩游戏,抬头看了眼那女的:“楚毅。”
    空姐托着腮,表情有些俏皮:“哪个‘楚’,哪个‘毅’?”
    “楚辞的楚,毅力的力。”赵瑞插了一嘴,“我哥们是弯的,爱好男。”
    “果然,长得帅的都去搞基了。”空姐就坡下驴,拿起菜单翻了翻,“再加个精选沙拉吧,我最近减肥。”
    赵瑞招来服务员,另加了三菜,楚毅一局游戏刚散,撂下手机靠到椅子上盯着外面看,有些百无聊赖。
    窗户外面就是街道,三百六十五天一个样儿,没有任何新奇之处,空姐顺着他视线也往外看了眼,没话找话地问:“帅哥是做什么工作的?”
    楚毅闻声看过去,赵瑞已经替他做了抢答:“跟我一样,穿白大褂的,不过呢,人是外科。”他继续望着外面,有些出神。
    “哦,外科啊。”空姐想了想,道,“就是做手术的呗。”
    “对。”赵瑞在她脑袋顶上比划了几下,“专门给人开脑壳的。”
    空姐佯嗔:“去,瘆得慌。”
    “以后你就知道了,找对象决不能找干外科的,多残暴啊,你得找像我这样的。”说着话,赵瑞的胳膊直接搭到了空姐的靠椅上,“我给你数数我的优点啊,这个,首先就是温柔……”
    楚毅听不下去了,回过头看着对面的男人,似笑非笑说:“你追你前女友那会儿也是这么说的。”
    空姐听后哈哈大乐:“露馅儿了吧,你们男人翻来覆去就会那一套说辞,这个女人失败了,换一个接着用,就算是分手,伤心都不带超过三天的。”
    赵瑞忙解释:“你这绝对是偏见,我起码伤心了五天。”
    眼瞅着空姐拿眼珠子瞪他,赵瑞又说:“你说现在节奏这么快,哪有时间伤春悲秋啊,分个手,你让我消沉半年,那我还上不上班了,还给不给人看病了。”
    空姐冷哼:“我算听明白了,像你这种油腔滑调的男人都是利己主义者。”
    赵瑞呷了口茶水,眼神里有几分深沉:“你这话只对一半。”
    “什么意思?”空姐来了兴趣。
    赵瑞一本正经答:“不光油腔滑调的男人,应该说,男人这种生物都是利己主义者。”
    空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我看你这哥们就比你靠谱,人没准儿还是个浪漫主义者呢。”
    赵瑞万分后悔今天这顿饭,就不该把俊男靓女凑一块,即便楚毅没那心思,保不准他未来媳妇有想法啊,一见钟情这玩意儿钟的不就是色嘛。
    楚毅懒懒地往椅子上靠了靠,抬眼瞧着赵瑞那张愈渐发青的脸,心中便觉好笑。
    “快拉倒吧,他比我还现实。”赵瑞不忿道,这会儿就想着赶紧往楚毅身上泼点脏水,他指一指楚毅,“这小子就是一陈世美转世。”
    楚毅微一眯眼,懒洋洋道:“你倒说说,我怎么就成陈世美了?”
    赵瑞笑骂:“你忘了你是怎么抛弃顾旭阳的嘛!”
    空姐听得云里雾里:“谁是顾旭阳?”
    “他的初恋情人。”赵瑞一提起这茬儿,话就不自觉的多,却也是实打实的心里话,“你俩这兜兜转转有十年了吧,他什么心思咱们都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跟他不合适。”楚毅淡声道。
    赵瑞颇有点老母亲愁女难嫁的意思:“怎么就不合适了?”
    “他不是在相亲嘛。”
    “谁说的?”赵瑞自问自答,“别是他自己吧。”
    楚毅没接话,脑海里隐隐约约浮现出某个人的轮廓,大概一米七的样子,身板不高但站的笔直。他愣了会神,嗓音低下来:“忘了。”
    “就算是他自己说的,那也是为了气你。”
    楚毅懒得多讲,他跟顾旭阳已经没可能了,旁观者偏喜欢一门心思地撮合,撮合多了,他越觉得烦。
    空姐是个玲珑剔透的明白人,或许说女人本身对感情这种东西摸得就比男人准,她瞪着赵瑞说:“你这脑袋真该去补补了。”
    赵瑞丈二摸不着头脑:“啥意思啊?”
    空姐红唇潋滟如水,微微张合道:“强扭的瓜不甜,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初恋小纯洁那一套,俗不俗啊。”
    “你知道啥呀。”赵瑞挺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