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页

      “好咧。”林小松开心坏了,推开椅子溜撒过去,没几秒便捧着电脑走回房间。
    “电脑给你放哪儿?”林小松问。
    楚毅抬头逡巡一圈,愣是没找着可摆置的地方,这房间实在太小,堪堪能容下一张床和桌子,桌上又横七竖八地堆着些书和笔记。
    “放床上吧,我查点资料。”
    林小松士气昂扬,帮着楚毅将电脑开了机,左看看右看看,发觉桌面不太好看,黑漆麻乌的一团乱线,这叫什么审美,于是径自帮男人换了个桌面,换上了他最爱的利威尔兵长。
    楚毅急着查资料,没顾得上问,等差不多搞定收工,他摘下眼镜搁一边,抹了抹脸问:“桌面上这谁啊?”
    林小松还在抱着小诗集看,听闻这话,回头冲男人灿然一笑:“巨人里的兵长啊,帅不帅?”
    “小屁孩。”男人的嗓音有丝困倦,他合上笔记本,拉来把椅子随意搁上去。
    “我哪儿小呢。”林小松抱着书也爬上了床,往男人那边挤了挤,歪着头,“楚毅哥,你怎么哪儿哪儿都好啊。”
    楚毅低头瞧他,两双眼睛碰上了:“你这脑袋成天在想什么?”
    林小松摆正好姿势,像个长吁短叹的年迈者:“我干什么都不如你,以后也追不上了,万一有人跟我抢你,我肯定抢不过他。哎,到时候我就出家当和尚去。”
    楚毅忍不住笑,逗他:“才多大点儿,就看破红尘了?”
    林小松佯嗔:“要你管!”
    “这么凶啊。”男人貌似心情不错,连语调都带着些宠溺,“我可不喜欢太凶的人。”
    林小松也知男人是在逗他,心里欢喜得很,嗓门不自觉地又高扬了起来,“你刚才怎么不说,我可都记下来了,你喜欢好看的、话少的。”然后自己一一往上面靠,“我就挺好看的,话也不多。”
    他俩之间,也不完全是“我心向明月,明月照沟渠”,这个男人坏就坏在,他时常会表现出温柔的一面,林小松哪里能分辨出几分真几分假,搁在心里头暗自体会,而后愈加欲罢不能。
    就像现在,哪怕男人只是轻扯几下唇角,或者对他开开几句无关痛痒的玩笑,林小松也全部拿它们当成了宝。
    抱着小诗集没看多久,林小松困意来袭,眼皮似有千斤重,迷糊间只瞧见男人在玩手机游戏。“楚毅哥,我睡觉了。”他说。
    男人很轻微地应了他一声,随即房间里的灯关了。
    林小松循着热源拱过去,黑暗中,男人习惯性地揽了他一把。
    「明天别忘了,校门口见。」
    晚十一点半,楚毅的手机上跳出了这么条信息。
    他点开看了眼,没管,直接扔到枕头边上,然后闭眼睡去。
    第7章
    暮春三月,校园里花团锦簇,争奇斗艳。
    赵瑞打从进了校门,就一直举着他那破手机拍视频,说是要做个vlog,他现在可是坐拥十万粉丝的新浪博主,平时发些医药小科普啥的,心情好时,还会在私信里帮人解疑答惑。
    楚毅对此就两个字评价:“闲的。”
    “闲不闲的管他呢,我乐意。”赵瑞不以为然,镜头对准了顾旭阳,“小顾同学,走,去你俩以前约会的地方逛逛。”
    顾旭阳一脸看智障的表情,不动弹,光是抱胸盯着他看。
    赵瑞叹口气,无奈求饶:“得得得,这段我剪了。”
    “把你手机收了,烦不烦。”
    赵瑞听话照办,宿舍三个人里头,他最不敢惹的就是顾旭阳,一来呢,人家有家属撑腰,硬气得很,二来顾旭阳是他们寝的老小,本就该多谦让着些。
    楚毅四处看看,微风吹过,不觉咳嗽了一声,他从早上醒来便觉喉咙发痒,脑袋也不似平日清醒。
    大概是昨晚睡觉贪了凉。
    顾旭阳没听见那声咳嗽,却发现男人微有异样,走过去,关心道:“怎么一直不说话?”
    楚毅看他一眼,没等回话,嗓子里又像被蚂蚁侵蚀了般,他轻握一只拳头抵住嘴唇,以掩饰那突如其来的剧烈颤动。
    日光直射下来,男人的骨相生得好,鼻梁高挺,眉骨至下巴颌的线条极为流畅漂亮,眼睛也漂亮,总像是没睡醒的样子,带着些忧郁和懒散,他一看人,那人便会被这黑白分明略带忧郁的眼睛吸引了去。
    顾旭阳有时候会心生疑惑,当初自己究竟是爱他这个人,还是只是贪图他的皮囊。不过话说回来,这两者并不矛盾,“外”与“内”本就相辅相成。
    他心神一恍惚,好久才回过神来:“前面是小超市,我去给你买点水,你俩在这儿等等我。”
    楚毅抵着嘴唇又咳了一声:“谢谢。”
    “帮我也带一瓶啊。”赵瑞冲着顾旭阳的背影喊,然后将楚毅上下打量一番,话里有话道,“你这身板挺虚啊,昨晚又瞎胡闹了吧。”
    楚毅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走到湖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赵瑞也跟着坐过去。
    阳光正好,洒在湖面上,碎金似的波光粼粼。楚毅弯腰捡起脚边的一块石子,用力朝湖面丢过去,那石子连跳四五下,最后远远地落入湖心。
    “我说老兄啊,”赵瑞看着涟漪泛泛的湖面,“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楚毅明白他的意思,默了一会儿,说:“我跟他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