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页

      聊嗨了,嗓子里觉得干,许胖子嚷嚷着说他这边水果多,都是别人送的,随便拿。
    林小松“哎”了声,从自己带的果篮子里挑了个橘子出来,剥了皮,先给许胖子递去半拉。
    许胖子尝过后:“这橘子有点酸。”
    林小松瞅着这黄里透红的橘子皮,心说这个时节不该酸啊,尝下一块,皱眉咝咝嘴:“还真有点酸。”
    “中看不中用,包装倒挺上档次的,以后别花这冤枉钱了。”许胖子又塞了瓣进嘴里,嚼了嚼,“不过啊,周扒皮的钱咱花得不冤,不吃白不吃嘛。”
    林小松傻呵呵地乐,许胖子看着他说:“这次多亏咱们楚大夫了。”他用一种轻松打趣的口吻,“要不是他给按了那几下子,我现在能不能喘气还另说。”
    林小松喜欢听别人讲他楚毅哥的事,就跟自家人受表扬一样,他会觉得倍儿有面子。
    “楚毅以前真是当医生的啊?”许胖子明知故问。
    “那可不。”林小松嘚瑟地扬了扬脖子,“楚毅哥可是博士呢,跟咱们不一样。”
    “瞧给你嘚瑟的。”许胖子知晓林小松跟那人的关系,故意揶揄,“他是不是博士,跟你有啥关系啊。”
    林小松挠挠头发,有些不好意思,举止稍微收敛了些,但心里自有一把燃烧的小火苗,跳跃着想一吐为快。
    “他平时也不怎么跟我们说话,你跟他走得近,你说说看,他一个当大夫的,干嘛窝在我们这小庙里啊。”
    林小松像被灌了蜜糖,自作聪明地判断:“楚毅哥现在在找工作,我猜过不了多久,他肯定不会在咱们这儿干了。”
    “你替他高兴啥啊。”许胖子取笑松松颟顸,身体微微向左倾,“他飞黄腾达了,哪还有你啥事啊。”
    “怎么会,他不是那种人。”林小松说完低了头,帮他胖哥在后面垫了块枕头。
    许胖子舒舒服服地靠着:“甭管是不是,看紧点总没坏处。”
    林小松更加不好意思,嘴硬道:“看紧啥啊,他又不是我家的。”
    许胖子眯眯眼:“大老爷们装啥啊,大家伙儿又不瞎,都看得出来。”
    林小松顾左右而言他,举起一瓣橘子丢嘴里,酸溜溜的,却觉得分外的甜:“那是你们都眼瞎,全看错了,我才不喜欢那种冷冰块。”
    下午三点多,经理的电话等不及地打到了他手机上,林小松如实相告,一听人没事,那边就催着赶紧回来,快到晚餐的点了,餐厅里缺人手。
    刘志豪那厮还是一副欠扁的做派,林小松刚回来,他直接就给人扣上了“旷工”的帽子,就说来回两小时足够了,你林小松怎么费了大半天,不是偷懒是什么。
    说得义正言辞山摇地动,敢情全天下就剩他一人兢兢业业。
    这种挑刺的话听多了,林小松早习惯了,权当是放屁。
    他看见楚毅,兴冲冲地跑过去,然后“跐溜”一下顿住脚,满眼的小星星眨啊眨的。
    楚毅正在清点送货单,见旁边站了个人影,偏头去瞧:“有事?”
    林小松整个人还像泡在蜜罐子里,没出得来,这会儿说话声脆亮得很:“胖哥已经没事儿了,他说谢谢你,等他出院了请你吃饭。”
    楚毅“嗯”了一声,即收回视线,手里的笔在单子上刷刷写上几个数字。
    空气瞬间凝滞,林小松渐渐从云上跌落进现实,他无奈地望望周围忙碌的同事,小声道:“我早上不该乱发脾气。”同时他还试着替自己开解,“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起来看哪儿哪儿都烦,跟你没关系。”
    楚毅最近确实有点烦,倒不是因为林小松,完全是因为他妈催相亲的事。
    “我早忘了。”
    林小松一时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忘了什么?”
    楚毅用笔点了点他的脑门,索然地笑笑:“你说呢。”
    林小松舔了舔嘴唇,抿着嘴傻乐:“不知道,我啥都不知道。”
    这天晚上回去,楚毅冲了澡便开始看书,他最近很忙,上次考试的那家医院至今没收到答复,大概率是石沉大海了。
    林小松搬来一把椅子坐在了男人旁边,也开始一心一意地看自己的小诗集,他并不能全神贯注,偶尔会神游天外,或者对着男人的侧颜偷偷瞧上几眼。
    当然,也有唉声叹气的时候。
    许胖子白日里的话,林小松听一半信一半,真真假假,不是他这个年纪能够判断得出的。他本性单纯,总拿好心思去揣度别人,也许飞黄腾达以后,他林小松也跟着沾光呢。可是,再用心想想,他林小松又凭什么跟着沾光?
    “哎。”林小松埋进书里,显得心事重重。
    楚毅摸向他的脑袋,胡乱揉了几下,“叹什么气?”说完摘了眼镜,揉捏起太阳穴。
    林小松慢慢探出脸,脑袋一转,直接右半边脸倒在了书本上,目不斜视地盯着男人:“楚毅哥,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啊?”
    楚毅勾了勾嘴角,故意逗他似的:“长的好看的。”
    林小松一下子坐直了,像是忽然有了盼头,喜不自胜:“你对别的都没啥要求吗?”
    “还喜欢话少点的。”
    林小松垂眸笑了笑,“我话就挺少的。”他说这话时嗓门不大,比他平日里多了些含蓄。
    “没看出来。”楚毅拍拍林小松的肩,“去客厅把我的笔记本电脑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