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页

      「明天周末,有空吗,我想回江医大看看。」
    男人的拇指停留在对话输入框上,迟迟未动。
    林小松生气,把手机抢了过来:“我知道,就是上次在餐厅里碰到的那个人,勾勾搭搭的,我给你回!”
    「没空!」林小松输完发了出去。
    楚毅随他去,也不多做解释,关灯,躺下睡觉。
    林小松偏不让他顺心,“吧嗒”一声开了灯:“你不许睡!你还没跟我解释清楚!”
    楚毅皱眉,冷冰冰地刺了他一眼:“解释什么,你不是已经替我回了?”
    林小松气咻咻,隐隐还有些理亏:“我瞎回的……”
    男人的耐性已然到达极限,他讨厌胡搅蛮缠的人。楚毅拧着眉,没有一句废话:“把手机给我。”
    林小松委屈又害怕,乖乖交出了手机,赌气地背过身去。
    剑拔弩张的当儿,微信里又传来了一声提示音,林小松也听见了,他背着身一动不动。
    “吧嗒——”随后便是男人关灯的动静。
    夜,静悄悄的,漫长而深沉。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一梦漫言心皈处的地雷!
    第5章
    林小松心眼实,难得会跟人置气,再憋屈的事到了他这里,就只剩三个字,“犯不着”。旁人看在眼里,难免会觉得这孩子缺心眼。
    早上醒来,他麻利地起床穿衣,近来天气早晚凉,于是套一件薄绒款的黑色卫衣,胸前印着大大的字母Logo,看着尤为青春活泼。
    楚毅已经吃过早饭,一腿搭着另一腿坐在沙发上看书,姿态悠闲。
    是他昨晚看的那本,林小松依稀记得,那是个蓝皮的医学类专业书。
    “我起晚了。”林小松冲着男人说,他刚洗完脸,刘海湿了几绺服帖在脑门上,“昨天忘定闹钟了,你也不喊我。”
    楚毅没抬头,表情一成不变:“早饭在桌上,牛奶自己去热。”
    林小松愣头愣脑地说“好”,愣过神才想起昨晚的事还没闹明白,可不能这么糊弄过去。他走过去,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那人是谁啊?”林小松假装无所谓地问,“就昨晚给你发微信的那个。”
    “大学同学。”男人说得轻巧,依然低着头在看书。
    “只是大学同学吗?”林小松又问,为了掩饰不自在,他抽了张面纸把茶几顺便抹了抹,做做“贤惠”的样子。
    楚毅合上书,站起身:“以前谈过。”他抬手看了眼腕表,“去吃早饭,十分钟以后出门。”
    林小松不太满意这种回答,继续寻根究底:“谈过也分很多种啊,拉手,亲亲,还有……一起睡觉,你跟他是哪一种?”
    楚毅微微有些不悦:“我跟他同居过,时间不比你短。”
    林小松立马不吱声了,老老实实地去吃饭,心里委屈得很:什么叫“时间不比你短”,还博士呢,话都不会说。
    松松越想越气,拿着筷子拼命戳盘子里的煎蛋,筷子尖碰上陶瓷面,“噔噔噔”,声音不规律,十分刺耳。
    他以前可不这样,毕竟苦日子过过来的,爱惜粮食是美德。
    男人见怪不怪,没有过多地投去注意力,他拿出手机翻到了昨晚的微信界面,对话最后停留在顾旭阳的头像右边——「你就敷衍我吧,当厨子还能比当大夫忙啊?」
    口气一如从前,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的骄矜少爷。
    他俩之间,其实经不得推敲,情分还在,也许只需一个契机,旧情立时就能复燃。
    顾旭阳没变,表面安静乖顺,内里实则倔犟果敢,当年本科毕业,不过二十三的年纪,大多数男人还没胡闹够,那人就敢从家里偷出户口本要跟他这个穷小子去领证。
    临阵关头,他却退缩了。
    赵瑞这些年常挂嘴边的一句话,“是你辜负了人家”,其实没说错。
    「后厨打打杂,还没混到厨师长。」
    楚毅输入完,点击发送。
    一分钟不到,那边来了回复,「昨晚怎么不回,不方便?」
    「睡着了。」
    「真够敷衍的,聊天还能聊睡着。」
    楚毅没再回,不多时那边又来了消息,「我都打听好了,你下周六休息,除非相亲,不然别找借口搪塞我。我跟赵瑞在校门口等你,一起逛逛吧。」
    楚毅顿了几秒,最后发送过去一个“好”字。
    消息刚发送出去,林小松冷不丁地就出现在了他身后,声音恹恹:“大早上还有人找,你真忙。”
    楚毅没理会,兀自收了手机,像个没事人的样子:“走吧。”
    林小松更生气了,他当自己是瞎子吗,绿底黑字那么醒目还能看不见?他冲上去抓住男人的手腕,撒泼打滚架势铺开,“你是不是想跟他好!?”
    楚毅甩开林小松的手,一点情面没留:“你想问什么,今天一次性问清楚!”
    听声音,男人明显是到了气头上,他讨厌胡搅蛮缠的人。
    林小松垂下脑袋,肚里的话没敢再说,吞吞吐吐的:“我就……随便说说的。”
    楚毅冷冷地看着他:“时间不早了,你今天要是不想去上班,我可以帮你请假。”
    “我没说不去。”林小松跑去卧室拿起那本白话版《三国》,夹在腋下走出来,胆怯地看了眼男人,“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