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页

      楚毅阖上了眼:“明天去药店买瓶碘伏,别乱摸。”
    林小松错以为男人在关心他,开心得很,一股脑又将自己跟刘志豪如何如何打架的事讲了一遍。
    男人没有全听完,或许压根一句话都没听进耳朵里,他闭眼假寐着,时间悄悄地迈入深夜。
    林小松辗转反侧,难得的失眠了,他蜷着身子拱来拱去,探出手悄悄地摸上了男人的眉眼:“你睡着了吗?”
    男人承着那点温柔的触碰,意识含混:“嗯?”
    “我脸疼,睡不着。”
    “睡着了就不疼了。”
    林小松嘻嘻地笑,捞起楚毅的手搁在自己的右半边脸上,使劲拿脸去蹭:“那你给我揉揉。”
    楚毅没甩他,直接抽回了自己的手。
    “哎?”林小松凑上去,“你今天怎么没中‘美男计’啊。”然后对着男人的脖颈哈痒痒,男人稍一动,他便赶紧钻到被窝里去。
    熟稔的年轻肌肤使得男人心猿意马,连带着呼吸也变得忽急忽乱,他可从来不是柳下惠。
    “别闹!”
    林小松赶紧闭眼装睡,不一会儿,被窝里的手便被钳制住了。
    男人的嗓音在深夜里愈显低靡,“你自找的。”
    【略】
    林小松经常会想:自己那方面的需求是不是太过旺盛,怎么十有九次都是自己威逼引诱?回回开场都如此,下回又该造个什么样的暧昧氛围?
    餐厅里来了两位衣着讲究的客人,林小松过去接待,笑脸相迎:“两位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快打烊了,你们可以明天再来。”
    二人中,其中一人便是赵瑞,他认识林小松,林小松却不怎么记得他。
    赵瑞说:“我们不吃饭,来找人。”
    林小松笑笑问:“你们找谁啊?”
    嗓门大,中气足,果然是个健康质朴的大男孩。
    赵瑞看了眼一旁的顾旭阳,阴阳怪气地冲林小松说:“你们这儿有没有个姓‘楚’的,煎饼果子做得特好吃?”
    林小松敛住笑,眼珠子咕溜溜地转了一圈,慢半拍地说:“我们是西餐厅,不做煎饼果子。”
    赵瑞哈哈一乐:“楚毅在吗?”
    林小松闹不清这一拨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听口气大约是他楚毅哥的熟人,“他在换衣服,一会儿出来。”
    顾旭阳忽然问赵瑞:“他一直在这儿打工?”
    “差不多吧,快一年了。”赵瑞扫了眼林小松,“他这一年可一点儿没闲着。”
    顾旭阳一面打量起餐厅的布置环境,一面说:“干嘛把自己活得跟个苦行僧似的。”
    赵瑞笑了笑:“他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典型的理想主义者,跟他那个古板导师一个德行,出了名的犟,他是不是处女座啊?”
    早已走出几米远的林小松,闻声又折了回来,非常较真地说:“楚毅哥不是处女座。”
    顾旭阳这才仔细地端详起面前的男人,一米七左右的个子,东北口音,眼睛大而圆,鼻尖上有一颗很小的痣,长得十分秀气,或者不能称之为“男人”,该叫他“男孩子”才对。
    不多时,楚毅换好衣服走出来,他先走到林小松旁边,拍了他一下:“去换衣服。”
    林小松“哎”了声,冲着那俩客人挑了挑眉,一股子嘚瑟。
    赵瑞在心底冷嗤一声:他打从一开始就瞧不上林小松,且不说胸无点墨,单说性格,这孩子也不太讨人喜欢,没憨傻到点子上,反而多了些市侩的精明,不像是老实巴交过日子的人。
    “你俩怎么过来了?”楚毅问赵瑞,很寻常的口气。
    赵瑞还在想措辞,顾旭阳已经替他回答上了:“正好路过,他说你在这儿上班,就想着来看看。”他顿了一下,闪烁其词,“毕竟这么多年没见了。”
    楚毅稍稍侧过身子,终于肯把目光匀出来一点给这位昔日的恋人,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瞥。
    顾旭阳的喉结动了动,如此重逢比他自己预料之中的还紧张。
    赵瑞打破沉默:“时间还早,要不咱仨去老金那儿呆一会儿的吧,正好聚聚,这都多少年没见了。”
    正说着,林小松跑了过来,嘴里叼着小半块面包,他张大口一下子嚼进了肚,唔囔着声说:“我今儿晚上没吃饱,咱这员工餐分量是越来越少了,一会儿陪我去趟便利店,我得买点关东煮带回去。”
    “今天有点晚了,改天吧。”楚毅突然说。
    林小松不明前情,以为是冲他说的:“改天我就不想吃了啊,就今天,反正顺道啊。”
    顾旭阳的眼神黯了几黯,某个可怕的念头在他脑海里几乎坐了实,他询问一般地看着赵瑞,赵瑞却装傻充愣看向别处。
    林小松催着楚毅:“走吧走吧,回家还有好多事呢。”
    “有空再约吧。”楚毅说。
    顾旭阳是个在场面上知分寸的人,即便心中存疑,他也断然不会做出冒失的举动,只会很体面地说:“好啊,有时间再约。”
    走出西餐厅,林小松紧紧地跟在男人后面,男人不说话,他也恹恹然不想说话,连关东煮都不想吃了。
    到头来,他还是没忍住。
    “楚毅哥,刚才那人是谁啊?”林小松在电梯里问。
    楚毅神色平静,未置一词。
    林小松不依不挠:“你不说我也知道,他看你那眼神就不对,勾勾搭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