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页

      每天十个的单词变成了二十个,公式也变成了十个。
    每天徜徉在学海中无法自拔。
    叶青不是没想过放弃,但是看见况野每天都会抽出时间给他讲题他就不敢比比了。
    学呗,他男人都尽心尽力教他了,他还怎么能够撒手不管呢。
    学了大概三四天,叶青稍微找到了那么点感觉。
    就在他生日的那个下午,况野请假了,也没有和他说。
    小姐妹但是清楚的不得了,不过以防自己说漏嘴,她们都默默地低头学习,看都不敢看叶青一眼,生怕自己一个兜不住全给说了。
    叶青成绩虽然不怎么拿的出手,人还是不傻的。致能猜到是个什么原因,心里还有些小小的窃喜,期待着况野会带来什么。
    毕竟况野从来没让他失望过。
    放学后,秦景明来接他。
    “看来伙食不错,小脸都圆了不少。”秦景明笑着说。
    叶青咽了咽唾沫,一日三餐锦园记,不胖是神仙。
    “一会儿你妈妈就来了,记得装的像一点。”秦景明提醒到。
    “嗯。”叶青点头。
    在后座做好后,叶青看见一小坨秦秦面朝车窗,在哪里嘟嘴,又收回去;再次嘟嘴,再次收回去。
    本以为是秦秦的小游戏,叶青很淡定的将书包放下,没想到秦秦直接被吓得呛了口水,一直咳嗽个不停。
    叶青皱眉,一脸懵,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秦景明系好安全带,启动发动机,抬眸看向车内后视镜,笑着解释:“秦秦害羞了。”
    好不容易恢复的秦秦又被他爹拆台,差点被自己的口气呛死,气哼哼地不想和秦景明说话。
    过了一会儿,秦秦撅着个小嘴,趁叶青不注意的时候扑上去亲了叶青的脸一大口。
    “啵儿~”
    一声巨响回荡在车内,叶青的脸都给他亲红了,可想而知秦秦用了多大的劲。
    叶青直接被秦秦逗笑了,眉眼舒展,揉了揉秦秦的头。
    秦景明轻笑,一打方向盘,车子快速平稳的向前开去。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我生日,乛v乛嘿嘿
    由于期末考再加上口语老师临时变卦,一下子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我实在分身无数…
    所以我鸽了…这么多天。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求轻点。
    接下来我每天都会更新,只是时间不固定,有时候会加更。
    新文《参加综艺直播后,我被老攻套路了》
    已经开始解锁啦!!大家可以去专栏看一看哦~
    第55章
    不算小的客厅里站着五六个正在等待叶青许愿的人。
    叶青看着眼前跳动的烛光,脑海里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况野。
    那个任他嬉笑任他闹的况野,叶青垂眸,那就祝自己能够考上交大,天长地久吧。
    叶青双手合十,闭上眼睛抿着嘴,小酒窝悄悄冒了个头。
    稍后睁眼吹灭蜡烛,从这一刻起,叶青18了,尽管是虚岁,但也有能力给自己创造一个未来。
    在叶青吹完蜡烛之后,叶表姐打响礼炮,高声喊到:“祝小宝生日快乐!”
    其他人也跟着一起打响。
    礼炮声响起,漫天的礼花纷纷扬扬地洒在叶青身上,五颜六色的,映衬着叶青那张小脸更加好看。
    叶青没忍住,看着在场的众人,心里酸酸胀胀的。
    叶姑姑一家都来了,叶表哥是下了课直接赶过来的,给叶青送了一整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叶青僵硬着笑容收下,并表示这是表哥的一贯作风。
    叶表姐则是推了和女朋友约会的时间特地过来。原本女朋友也想过来,但被叶表姐拒绝了,主要是怕吓着叶青,所以只送了礼物过来。
    一直忙着转接工作的叶妈妈也按时到了,此时正面带微笑的看着叶青,就连作为大忙人的叶伯伯也到了,给叶青送了一块长命锁,纯金的。
    叶青看了眼客厅挂着的时钟,现在是下午六点十七分,况野还没有联系他,音讯全无。
    叶青的手机界面上是陈子航的对话框。
    陈子航:叶青!叶大少爷!叶哥!你们小两口能不能放过我!我还想好好活下去!
    叶青:说人话。
    陈子航:我不知道啊。
    ……
    “小寿星快切蛋糕。”秦景明拍了拍叶青的肩膀,唤回了叶青的神,叶青看了他们一眼,收起手机,点点头。
    “第一块要给我!”叶表姐凑上来,眼里满是使坏。
    叶明庭也轻咳一声,挑了挑眉毛,显得那双眼睛特别邪气勾人,却又带着温柔的笑意。
    叶青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看向了蛋糕。
    蛋糕是秦景明特别定制的,上面摆满了水果和用巧克力制作而成的娃娃,份量十足,足够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吃个够。
    叶青拿起刀,切下第一块蛋糕,在众人的目光下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是一个水果夹心蛋糕,有菠萝,黄桃和葡萄籽,一口下去是满满的香甜。
    “嘿!小宝不乖哦~”叶表姐揉上叶青的小卷毛,大家嘻嘻闹闹的吃着蛋糕。
    就连秦秦也吃的肚皮滚园,抿着嘴美滋滋地看着叶青,小表情把心里的想法都暴露完了。
    但众所周知,蛋糕不是用来吃的,大人们退出战场后,叶青就被叶表姐和一旁不显山不露水的叶表哥糊了一脸的奶油,只给他留下两个鼻孔出气,其他地方都糊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