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页

      叶青抽了抽鼻子,找到感觉了,开始委屈了,手里还给况野比划了下当年那颗篮球的大小。
    在叶青的比划里,那颗篮球足足有三颗正常篮球那么大。
    让况野想起一个月前自家小宝给他比划的那个嗝,那个巨大无比的嗝。
    况野沉着脸用一只手抽纸擦擦叶青脑门上的汗,声音温柔:“那我们就打回去,也用那么大的篮球打他,让我的小宝出出气。”
    另一只手拿过手机给一直发消息过来的人回复了一条,接着放回去,继续拍着叶青的背。
    “那时候我打不过,我告状也没有人信我。”奶呼呼的小声音都带着哭腔,这回是真的委屈了,可把他委屈惨了,那时候谁都不相信叶云祈欺负他,妈妈好忙好忙的,一个月都见不上一次面。
    叶青说着说着眼泪又不要钱的掉下来,赶紧拱进况野怀里。
    他才不想让况野看见他掉眼泪的样子,多丢人啊,想他东城二中的大佬,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哭,大佬不要面子的吗?!
    门外想来看看情况的秦景明也听到了,停下动作,拿出手机点开录音。
    “以后不会了,我在呢。”况野抱紧他,将下巴搭在怀里小孩的头上。
    “我只和你一个人说,你不能嘲笑我。”叶青哼哼好一会儿后,做下保证,近期他陆陆续续地想起来一些以前的事,包括他被打被骂的场景也都变得清晰起来。
    以往只要想一想都会失控的他这回有了避风港,再怎么大的惊涛骇浪,他都不怕了。
    况野心疼他,眼里满是戾气,心里头有一股烧的旺盛。
    “他和那个男人一起打我,好疼好疼,用烟烫我。你也抽烟,你要是敢这么做,我就打死你!”叶青又往他怀里拱了拱,差点把况野拱倒在床上,奶凶奶凶的威胁。
    况野看他心情不错,压下心头的暴戾,伸手捋了捋叶青的头发:“我怎么敢啊,我还害怕小宝对我动手呢。”
    “对了,我看见那个男人和叶云祈他妈亲嘴,结果我被那个男人发现了。”叶青突然又想起一件事,说给况野听:“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惨?”
    “没有。我家小宝受苦了。所以要好好呆在哥哥身边。”况野安慰到。
    门外的秦景明感觉不对,停止了录音的动作,果不其然…
    “我不想吸二手烟。”叶青突然说到,思维有些发散。
    况野动了动喉结,做下承诺:“好,我戒。”
    “我不要有酒味的亲亲。”叶青又要求到。
    况野则是捧起他的脸,往他的酒窝上亲了一口:“嗯?这个不太可能。”
    酒窝这么甜,这辈子都戒不掉。
    “不要。”叶青嫌弃的推开他,眼眶红红的:“哎呀!你都不听我说!”
    况野一秒切入话题:“小宝,你继续?”
    “嗯嗯。”叶青点点头,人也不委屈了,现在就是一股热切想让况野知道八卦的心情。
    刚刚被况野那么一打岔,他什么委屈都没有了,一直埋在心里的事也敢剥开阴霾,开始正视了,这么一看,其实也没什么的。
    “我是初一的时候去的叶家,我奶奶很不喜欢我,每次对着我的时候都摆着苦瓜脸。根据我观察得来的消息,那个男人是我奶奶的养子,我奶奶一直觉得我爸爸不是她亲生的,所以对我爸爸妈妈很不好,对我也不好。”叶青垂下眼睛,有点小难受。
    况野把他搂紧,叶青顺势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
    就靠这么一次,今天的他就脆弱这么一次,之后就都是况野找他安慰了!叶青默默在心里这样和自己说。
    “那天我妈妈出去工作了,他就带着我去叶家,奶奶带着叶云祈出去了,然后他们俩个就把我锁在外面,然后进门去了。”叶青回想了下当时的场景:“我在门外呆了好一会儿,外面开始下雨了,我怎么敲门他们都不理我,然后我就去爬窗户,发现他们在做那种事情。窗台有点高,我踩空了,就被他们发现了。”
    “啧—”况野突然冷嗤一声,叶青从他怀里抬起头,顶着花脸看他,脸上全是好奇。
    “疼吗?”况野问到。
    叶青点点头,疼啊,从医院醒来就忘了不少事。
    况野大手揉他的头:“抽个时间给我的小宝报仇。”
    “哦。”叶青小小的应了声,有,有点开心哎,虽然感觉况野摸他的头的手法有点像摸狗头…
    “你伯母和…那个男人?”况野说起这个问题。
    “对。”叶青从他怀里爬出来,背对着靠在况野怀里,仰着头看他,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还带着几滴泪。
    “有点意思。”况野的手环着他。
    “不过—”况野话锋一转:“小宝要是继续在我身上坐着,那哥哥可就不能保证现在要不要直接动手…”
    叶青红着脸,连滚带爬的从他身上下来,嘴里骂骂咧咧:“你个臭猪猪(艹!你个色猪)”
    况野的手放在唇边,掩去那抹坏坏的笑容。
    秦景明黑着脸敲门,况野扬声:“进。”
    看见自家秦叔叔从门口进来,叶青再次连滚带爬的从况野的床上下来,差点摔了一跤,手紧张的搓着自己的大腿,讨好似的喊了声:“秦叔叔。”
    况野也从床下下来,对秦景明点点头,同样喊了声秦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