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页

      况野小时候也是个小圆脸,但大佬的气质显露无遗,他低着头,表情十分严肃,对兜兜里的小孩说:“我是小宝的大宝贝。”
    叶青扯扯嘴角。这么腻歪的吗…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呢?”小叶青如此问道,脸上充满求知欲。
    刚刚还斗志澎湃的小况野瞬间失落下来,有些委屈地说:“小宝把我丢在这儿了。”
    叶青知道自己在做梦,可是醒不过来,也无法插.入他们之间的对话,但还是觉得现在的况野真的是萌爆了,一股子小大人的感觉,可惜这只是做梦,无法用手机将这一场景用设备记录下来。
    叶青原以为小叶青会问这个小宝为什么会把小况野丢在这儿,好让叶青自己也听听自己内心深处到底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却只见小叶青撇撇嘴,问到:“小宝是谁啊?”
    一个敢问,一个敢答:“是一个把我忘掉的小呆瓜。”
    叶青:……
    他明明没忘!就是有点记不得了,凭什么叫他小呆瓜 !!
    稍后不等小叶青继续询问,小况野直接打开了话匣子,颇有些幽怨的念叨:“小宝说以后要嫁给我的!结果带上我们的孩子跑了!”
    这句话太过于恐惧,以至于叶青被吓醒了。
    醒过来时摸出手机,下意识点开况野的微信号,发现况野换头像了。
    头像的背景是黑色的,上面有几个粉色的大字:小宝乖乖。
    看着怪有少女心的。
    叶青:……
    叶青熄灭屏幕,无力吐槽,于是睡了个回笼觉。
    再次看手机时才发现这会儿是七点,叶妈妈和秦景明正好敲门,与叶青对上视线。
    ……
    端午节是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
    叶妈妈一大早就兴致勃勃地拉着一家人一起包粽子。
    叶青爱吃咸蛋瘦肉棕,秦秦爱吃蜜枣棕。
    秦景明和叶妈妈不挑嘴,所以这两种做的最多。
    因为手脚不灵活以及手太小的原因,叶青和秦秦被赶出了厨房。
    看着两个大人在厨房里谈笑风生,好不欢快。叶青和秦秦对视一眼,纷纷拿起自己的手机,叶青的手机是近两年来比较火的牌子,秦秦的手机则是专用的儿童手机。
    这头叶青刚打开手机准备给况野发消息问问,那头况野一个视频电话就打过来,叶青猝不及防之下就给接通了。
    “小宝?”况野那边挺吵的,人应该特别多,就摄像头的范围内,叶青都看到了好几个。
    叶青将手机拿开,不让自己入镜,凶神恶煞地说:“干什么!”
    况野轻笑:“当然是小宝了。”
    以往一直是晕晕乎乎的叶青这一回秒懂,浑身都炸了。
    “你再这样我就挂了。”奶凶奶凶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况野的家人十分感兴趣。
    “矿~,你媳妇儿?”
    况野在家的名字就叫矿,包括他爹他姐也叫矿,况妈妈根据声调来分辨。
    矿,这个是他爹的。
    矿~,这个是况野的。
    矿儿~,这个是况野他姐的。
    况野的视频是外放的,证明所有的人都能听到叶青的怒吼。
    “你干嘛外放!我挂了啊!”叶青翻了个白眼,手下意识地抠了抠沙发。
    “嗨,小朋友?”况野还没回答,况妈妈就热情地入镜,向叶青打招呼。
    叶青正要挂断电话的手停了停,有点慌张:“阿,阿姨好!”
    厨房内的叶妈妈正好出来,听到了况妈妈的声音:“小宝和谁打电话呢?”
    那头况妈妈也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有些好奇地问:“哎,这个声音怕不是依霏吧?”
    “与晴?”叶妈妈惊讶地问到。
    然后况野和叶青让出了手机,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妈妈们聊天。
    顺便暴露了自己小时候的黑历史。
    叶妈妈高兴的拍沙发:“小野也这样吗?我们当初搬走之后小宝还天天夜里哭着找哥哥。哈哈哈哈!”
    “你别说!当初我家小矿可是伤心了好一阵,老念叨着自己的小媳妇被人抢走了。”
    叶青:……
    艹,想死。
    大约是过了很久以后,手机才回到他们两人的手上,叶妈妈和况妈妈当初可是好朋友来着,后来很久都没有联系了,这一联系上就恨不得有一大箩筐话要说。
    拿到手机后,况野找了个安静地地方对叶青说:“妈妈的话听见了吗?小媳妇?”
    “请你出去转圈圈!!(滚)你好烦!”叶青的脸都要烧着了,他的记性本来就不好,一个两个还要嘲笑他!过分!
    况野笑不可支:“好,不说了,我家小宝害羞了。”
    “哼!”叶青重重地哼了声,要多娇气有多娇气,和刚刚在叶妈妈面前要多乖有多乖的模样大相径庭。
    稍后,叶青回了房间,转了转眼圈,有些犹豫地轻轻喊了下况野的名字:“况野。”
    小小的,柔柔的声音,还有飘忽不定的眼神。
    况野的喉咙有些干涩,目光紧紧地追随着叶青,沙哑着声音:“嗯?”
    叶青有些犹豫,也有些紧张,还有一点点害羞:“真的喜欢我啊?有多喜欢?”
    这个样子的叶青就是缺爱的小孩,时时刻刻想让别人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