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页

      过了一会儿,叶青坐在床上晃悠着小短腿,好奇地问:“嗝。你怎么嗝,来了?”
    “因为我感觉到小宝需要我了,我就来了。”况野瞎说到。
    叶青才不相信,绝对有人通风报信:“哼!小猪猪!鬼才信你。”
    “哦?小宝信我了?”况野又开始逗他,拿着扫把清扫地板,也不知道积了几层灰,原木色地板都变成灰色了。
    叶青果然不禁逗:“你才是鬼!”
    “我家小宝是小机灵鬼,不是吗?小心点,灰尘有点多。”
    叶青噘嘴,认真的思考了下,发现确实是这样的:“姑且相信你。”
    “那不行,小宝要一直一直相信。”况野突然正经。
    叶青翻了个白眼:“你啥时候走?”
    “我是来接小宝的,当然和小宝一起走。儿子我都给带过来了。”况野背对着他,将聚集在一起的扫出去。
    叶青懵:“什么儿子?”
    “门口那辆自行车,不是吗?我们的儿子才那么小就要承担起运输我们的重要任务,小宝可得好好对他。”
    “请你去门口转着圈圈滚鸡蛋!(滚瘠薄蛋吧你!)别乱说!”叶青觉得自己的心肌梗塞又要复发了。
    晚上,两人挤同一张床。
    况野睡在床外边,眼神盯着把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的叶青。
    那团被子一抽一抽的,况野叹口气,轻轻地抚摸着被子的轮廓。
    叶青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你别摸我屁股!我要听晚安曲!”
    况野的手顿了顿,改成轻拍,心里又想笑又满满的都是心疼:“好。”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小宝……”
    有那么一脚指甲盖儿声控的叶青颇为满意地在况野的歌声与轻拍下蹭了蹭被子,睡着了。一睡睡到太阳半山腰。
    醒来后,叶青发现况野正在摆菜。
    叶青有些好奇:“你做的?”说着用筷子往嘴里夹了一块。
    “不是。”
    “尝出来了。”叶青吐了吐舌头,一股子外卖的味道。
    况野抬眼看他,叶青微妙地看出一些些威胁:“不好吃?”
    叶青直白不作妖地点点头:“很难吃。”
    “真难吃就把筷子放一放,慢点塞。”
    “才不,我饿了。我想吃甜的。”叶青把所有的糖醋排骨都往自己的碗里夹,一块都不给况野留,气死他。
    “小祖宗,我上哪儿给你买?糖醋排骨不甜吗?”
    “不甜。”叶青睁眼说瞎话,嘴边的酱汁还没擦干净呢,“陈子航和我说你带了很多糖果。”
    况野微微皱眉,接着面色如常地坐下,拿起手边的手机:“你不是不喜欢吃糖吗?”
    “我现在想吃。”叶青撅嘴。
    况野哪能不知道这小孩小性子出来了,估计是昨天哭久了害臊,于是哄着:“那怎么办呢?”
    叶青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你有糖分给女孩子你都不给我。”
    况野刚拿起手边的杯子想喝口水,差点噎住,眼神一秒变得幽深,:“小宝刚刚说什么?”
    “你不给我糖。”叶青撅嘴。
    “呵。”况野捂脸低笑。
    姑且就当作小孩吃醋吧。
    况野反扣在桌面上的手机振动了下,却被主人置之不理。
    身处学校苦逼训练的陈子航气的头发都要炸了,疯狂发送信息。
    【陈子航:大佬!大佬我错了!求你!!
    陈子航:我们还是不是兄弟!我废了好大的劲儿才从陈展那里套出的消息。地点是我透露的,位置是我标的!况哥!况哥放过我吧!你不能过河拆桥!现在都五六点了,我要是逃课过去送糖果,第二天我爹会打死我的。我还没和你计较你给我报名的事呢!
    况哥:删掉联系方式。】
    陈子航暴躁揉头,一甩手把手机扔了出去。艹你个死醋坛子。
    反应了三秒之后飞奔去捡回自己的宝贝老婆,心不甘情不愿的删掉联系方式。
    最后糖就不让陈子航送了,况野直接点的外卖,配送费五百块钱,才买回了叶青选了半天的大白兔奶糖。
    拿到的奶糖的叶青有些不好意思,他就只是想作一作,没想到况野直接就给他买了。
    接下来好一会儿都有点内疚,反省自己的行为。
    “小宝害羞什么呢?想要什么哥哥都能给你送过来。”况野笑着看他,五百块钱是什么东西,能和小孩的开心比吗?
    只要开心了,命拿去都行。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六千奉上。
    明天三千。我肝不动了…_(:D)∠)_
    第17章
    郊区有一座山,海拔还挺高,沿路栽种了梨花,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品种,现在还在花期。
    叶青专门抽出时间带上单反和拖油瓶况野一起去爬山。
    不久之后…
    “哎,你说这里的风景也挺好的,为什么都没有多少人来啊。好歹也得有个卖水的,我他喵的嘴干啊!你为什么看着不累?”叶青瘫坐在台阶上,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边擦着汗,边嫉妒一点汗都没有,浑身清爽的况野,有些小怨念。
    况野下了好几层台阶,大长腿一跨弓着腰正好和叶青对视:“变着法的想要我亲你?”
    叶青抬头正好撞进他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那双眸子映着他的身影,染了一层浅浅的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