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页

      回想起那几局,况野也忍不住笑:“那是意外。”
    “屁嘞,你就是坑。”
    “没有。”
    “就是!我第一次见有人居然把自己摔死了,你说还不坑吗?”
    “那我带你去抓娃娃?”
    “……不去。”叶青有些犹豫。
    “去?我们有假条。”况野诱惑着他。
    “emmmmm……”诱惑有些大。
    “去?”
    “走!”
    这回翻墙的时候,叶青不用踩着况野的肩膀了,不过况野用上了书包。
    叶青以为况野会托着他上去,让他自己爬,没想到况野臂力惊人,直接抱着他跨过了墙头,叶青悄咪咪地摸了摸况野的腹肌,有点嫉妒,凭什么他自己就是白白软软的一坨。
    现在是晚上八点,况野带着叶青去了近期火起来的抓娃娃城,准备血洗一波。
    可今晚的况野翻了车。
    一连十几块钱了,况野还是没抓到。
    “哈哈哈,你不行了!果然是运气!”叶青疯狂嘲笑
    “小宝,当心点。”况野继续投币,给叶青抓最里面的杰尼龟玩偶。
    “切,你就是不行了。”叶青小嘴一撅,表示不服。
    况野低头看他:“你来试试?”
    “试试就试试”叶青挤开况野,自己接手。只见机械抓手将杰尼龟抓了起来,颤颤巍巍地向洞口移动。
    叶青十分紧张地盯着,果然不负众望,抓到了!
    “啊啊啊啊!!抓到了!”
    况野甩了甩因为挪动重物有些酸软的右手,配合的笑笑:“我家小宝真厉害!”
    “给我钱,我还要抓!!”
    况野甩动的右手顿了下:“小宝不去看看其他的游戏吗?”
    “有什么?”
    “有海盗船,坐吗?”
    叶青摇摇头:“不坐。太刺激了。”
    叶青永远忘不掉他小时候坐海盗船把自己的脚给折了,又不敢和妈妈讲,只好忍着疼痛去上课。
    结果那天是地震演习,叶青苦着脸跟着爬上爬下,教导主任问他怎么了,他也不知道哪根筋儿抽了,说了句心痛,最后领了一张写着最佳演员的奖状。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张奖状,来的如此的猝不及防。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不管我有没有上榜,我都更新六千。
    我头疼的难受╯﹏╰。
    这一张奖状是我得过最令人懵逼的奖。
    第16章
    每一次和况野出来玩耍的时候叶青都会感到很开心,由内向外的那种开心,就像泡在蜂蜜里,周身都是甜味。
    “小宝,看镜头。”况野突然喊到。
    叶青正玩着碰碰车,抬头看向他的时候有些懵。
    “咔嚓”
    一张迷糊的圆圆的小脸就保存在况野的手机里,奶呼呼的样子就像一个月的小奶狗,毛茸茸,软乎乎。
    可能是做了运动的原因,叶青的脸上泛着红晕,开心的嘴角飞扬,开着碰碰车的样子肆意飞扬。让人恨不得把他抓起来,摁在墙上,干得他眼角发红,哼哼唧唧的喊着不要。
    况野移开的视线定格在刚拍的照片上,照片里的人懵懵懂懂地看着镜头,双指放大,眼睛里满满都是举着手机的自己。
    况野轻勾嘴角,有些满意。
    “哎嘿!(我艹!)你干什么!”听到拍照声的叶青立马停下碰碰车凑到况野身边,踮着脚想看。
    况野举高手机,逗着他:“给你拍照。”
    “是不是拍我丑照?给我看看!”叶青有些生气,卯足劲儿蹦了一下,抓住他的手往下坠,努力的去拿手机。
    况野轻笑,直接把手机递给他。
    叶青拿到手机后先是瞪了眼况野,然后放大图片,觉得自己怪好看的,有点小得意地对况野说:“我可上镜了,等会传给我!”
    “好。”况野宠着他。
    两人玩了一会儿之后就双双回宿舍。
    洗漱完毕后,叶青美滋滋地抱着杰尼龟陷入睡眠。
    在外十分高冷的况野此时正躺在床上面带笑意的看着手机。
    陈子航疑惑的探头,却被况野兜脸一推,什么也没看清楚,不过这不妨碍陈子航猜出那是谁,想来也只有那个被况野放在心尖尖上的小叶子了:“又是你家那个小祖宗?”
    “嗯。”况野不走心的应声。
    受够他这副脾气的陈子航揶揄:“啧啧啧,况哥别忘了你还要跑三千米障碍,保护好你的肾。”
    “嗯。”况野完全没放在心上。
    “啧啧啧。”陈子航躺回自己的床上,这会儿倒是春意盎然,还不是连人家的房都进不去。
    ……
    周三一大早,叶青背上书包,带着手机和一系列要准备的东西坐上车往郊区去了。
    叶青晕车很严重,公交车也能晕的那种,上次和况野一起坐公交车居然没晕也是个奇迹。
    可惜前往郊区就只能坐车,还是那种无法开窗的大巴车,叶青一路上坐的十分痛苦,捂着胃蜷缩在座椅上,冷汗打湿了他的刘海。
    度过地狱式的三小时,叶青下车蹲坐在路边缓解晕车后遗症,顺便思考人生。
    郊区的景色十分不错,风景宜人,叶青背着包回到房间。这栋房子是叶妈妈特意买下来给他作为暂时休息地的。
    仅仅是一个月没来,房间里就聚集了大量的灰尘。叶青很累,也懒得收拾,放下书包躺在床上直接睡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