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荫浑身酸软,被站着的赵逾声架着C()

      林荫这样想,如果她答应了,那一定是她又被男se冲昏了头脑。
    嗯,又,不是一次,是一次又一次。
    两分钟的双目对视,林荫认输了。
    “你去拿biyuntao。”她撒娇。
    赵逾声立马拿了压在床头台灯下面的那个,撕开。
    林荫软若无骨的双手握着那个大家伙,慢慢戴了上去。
    圆润又硕大的guit0u顶着x感的rug0u,一声暗哑的舒适低吼,她扭着腰肢,用两团绵r夹住了他的大roubang,一眼不眨地看着他是怎么在自己的x前沦陷的。
    男人的x器以r0u眼可见的速度胀大了一圈,赵逾声的大掌磨弄着她的rujiang。
    她套弄得有些累,呼x1声逐渐粗重。
    自己找的男人,有时候太持久也挺愁人的。
    她的那点小心思逃不过赵逾声的眼睛。男人倏然一笑,撑起身,y挺的yan物离开温软香玉的地方。
    林荫紧紧盯着他看,下一秒就被压倒了。
    不过赵逾声很小心,一边撑着胳膊,一边t1an弄她那两颗y得不行的樱桃,舌头还不忘在她粉se的r晕上打转。
    真是要多se气有多se气。
    林荫受不了他那张道貌岸然的脸做着这种事,太有反差。
    “唔……流氓!”
    她红着脸娇嗔。赵逾声这个混蛋又m0她下面。
    “好sh好滑。”他故意的。
    林荫才不要看他。
    他的手指顺势滑到她的xia0x里面,搅了春水。引得她惊叫连连。
    “赵逾声!你这个……嗯啊……不要…混!蛋!”
    床单,很快就被打sh。
    动情的sheny1n声溢出,成为了这一场xa的主旋律。
    最后,林荫放弃了。她小脸绯红,气喘吁吁地趴在赵逾声x口。
    这时候赵逾声开始低声温柔地安慰人了。
    林荫不吃他那套。就是不理。
    赵逾声没辙,开始哄:“小乖乖,不生气了,我错了,好吗?”
    “谁是你的小乖乖!”林荫轻哼。
    赵逾声没忍住,凑上去继续偷香。这副娇憨模样太可ai了。
    林荫一个起身,把人往床头边压。男人的后背抵着床头,没有枕头,冰冰凉凉。
    然后他的命根子就被林荫握住了,胀大的粗长roubang被biyuntao圈得严严实实,她就这么把套子摘了。
    又爽又痛。
    赵逾声呼x1急促:“别乱来……”
    他平时很少自渎,这两年更是因为工作忙根本不想那些事。
    现在被林荫紧攥着,一下又一下套弄……
    渐渐的,他q1ngyu迷离,脸上升起cha0红。
    “嗯啊……林荫……”
    大roubang胀得叫人受不了。
    浑身ch11u0的林荫身t力行地挑逗:“还要c我吗?”
    这次,赵逾声自己戴好套子,掐着林荫的腰。先是按在墙上,再是抵在门后面,全神贯注地c。一连狠狠ch0uchaa了十几下才放慢速度。
    林荫的shuanfen被压得紧紧的,闷哼着,颤栗着:“这样也好深……”
    从后面cha,整根ji8都没入了shx。
    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痕迹,暗红se的指痕,脖子上、x前、腰间。
    “想不到赵警官还有这种癖好。”林荫浑身酸软,被站着的赵逾声架着c。
    赵逾声听了不赞同地皱眉:“私下里叫我赵逾声。”
    “赵警官。”她偏要喊。
    男人立马把她翻过来,抓着baineng的rufang,吻上去,然后cha得很深很深,又吻她的嘴巴。
    他的嘴角也留下她的口红印子。
    ——
    最近多了很多新读者,希望大家能多支持一下正版哈。这里是~多投点珍珠,可以让我感受到你们的喜欢。看圕蹴よΝ㈡QQ,℃OM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