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撞得响,她的被C成白沫()

      赵逾声把另一副筷子放到自己碗边。
    总是拿她没办法。
    他无奈地笑问:“这饭……还能好好吃吗?”
    林荫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坐下来,端起碗开始夹菜吃饭。
    赵逾声责备也不是,主动也不是。
    他坐到椅子上吃晚饭。下半身憋得难受。
    k裆里的那团硕大在林荫提到“za”这两个字的时候就觉醒,整根y邦邦的撑着拉链的位置,磨得胀痛。
    林荫咀嚼着饭菜,一边看似风轻云淡,一边在桌子底下做小动作。
    她把伸腿过去,光lu0的脚慢慢搭在赵逾声的两胯之间。
    男人的x器本就撑得难受,再被这么挑逗更加胀,彻底昂起头,滚烫。
    餐桌上方,两人谁也未动声se。
    林荫的脚放在赵逾声k裆上打转,连续绕了两圈。
    然后,还没吃几分钟的赵逾声就迅速吃完,丢下碗飞快地进卫生间了。
    林荫莞尔。
    她继续慢条斯理地吃饭。
    吃饱了才有力气g活。
    等她靠近,还没进主卧,赵逾声就注意到了她。
    只见,林荫直接在门口g唇一笑,妩媚得风情万种。
    她反手脱了浑身上下唯一一件宽大衬衫。
    ch11u0的r0ut摆在赵逾声的眼前。
    原本已经草草处理好的赵逾声没控住场子,在林荫躺在床上邀约的时候,他被q1ngyu迷了眼,并不那么耐心地扯开领带,解开皮带。
    他站在床尾,释放出坚y的x器。
    顾不上考虑床的高度是否合适,直接从ch0u屉里拿出一整盒biyuntao,撕开一个戴好。
    肿胀滚烫的大roubang一下就顶到了林荫身t的最深处。
    “哈……嗯啊啊……”
    要不要这么爽。
    每一根头发丝都觉得舒爽,脚趾不住地蜷缩。
    “林荫,放松点。”赵逾声拍了拍她的pgu。
    “嗯啊……”sheny1n便算作应答。
    还是和上次一样不太好ch0uchaa。
    x内紧得不让他顺利进,不让他顺利出。
    赵逾声不得不放慢速度。看她脸上有吃痛的表情,不由道心头一紧,发虚地问:“上次做完之后,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林荫的视线落在他完好的上半身,然后移到他脸上,嘴角笑容不明:“现在问也晚了吧?……嗯啊……有……”
    赵逾声立刻紧张,ch0u出了yan物,关切道:“现在还会痛吗?”
    “不是痛,是痒,想被你的大roubang填满。”林荫顶着那张娇yan美好的脸,说着sao话。
    赵逾声静息的yuwang直接被激发。
    地毯上,林荫爬过去,来到他的两腿之间。
    赵逾声心一横,把人直接抱到桌子上,y挺的大roubang直接怼进腿心,就这么按着c。
    他c得毫无章法,泄yu的同时带有几分被“挑衅”后的血x。
    jiaohe处撞得啪啪响,她的yshui被c成白沫,顺着腿心淌到桌上。
    “啊……嗯哈…不要……”
    没来得及,林荫因ga0cha0颤栗,一只手紧抓着窗帘,另一只手搭在赵逾声的腰间,半个身子都忍不住往后仰。
    花x的阵阵痉挛让整个甬道变得更加难以进入,赵逾声倒x1一口凉气,再次狠狠挺进。
    ——
    ghs使人轻松快乐看圕蹴よΝ㈡QQ,℃OM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