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警官,我们好些天没做了。

      出院后,林荫为了那幅画一连熬了两宿。
    次日的下午一点,林荫接到赵逾声的电话。
    赵逾声:“吃午饭了吗?”
    林荫不假思索:“吃了。”
    实际上手机还躺在枕头上,开着扩音,眼睛睁都睁不开。
    “案子快收尾了,说不定今晚能回家住了。”赵逾声说到这里笑意变深。
    “真好,我终于能见你了。”林荫合着眼睛,嘴角弯弯。
    赵逾声:“一直忙到今天,挺对不住你的。”
    “哪有的事,我也很忙的。”林荫嘴y,“你那边听上去很忙,又有事了?”
    赵逾声:“嗯,有人来找,先挂了,晚上陪你吃饭。”
    林荫听到这话,立刻抓着手机跳下床:“晚上见!”
    她赶紧进卫生间刷牙洗脸,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坐在化妆镜前兢兢业业地遮黑眼圈。
    “嘶…”
    连着几餐忘记吃饭,好像是有点胃疼。
    才两天没睡而已,黑眼圈怎么就重成这样了。
    还好化妆技术到家,一切顺利。
    出门之前从ch0u屉里抓了张银行卡。
    打车去了4s店,现场提车,付款走人。
    车开到警局的时候正好是赵逾声他们下班的时间。
    大家忙碌了一天,一出来就看到门口那辆豪车,忍不住八卦。
    “上面坐着的美nv有点面生。”
    “老实交代,是谁交的新nv朋友?”
    “还是个富婆啊,是不是不想努力了?想被富婆包养了?”
    然后,他们看到赵队直径走上了那辆车的副驾驶座。
    一众人默默后悔说了刚才的话,后背生寒。
    “赵…赵队隐婚了?”
    “不能吧……没听说啊。”
    “那是………nv朋友?”
    “你觉得以咱们头儿工作狂的个x,有时间谈情说ai吗?”
    “散了吧,我觉得是家里亲戚。”
    ……
    赵逾声伸手系安全带,侧过脸问:“怎么还亲自过来了?”
    “想快点见到你。”林荫回答,“先别系。”
    她拿了备用钥匙抛过去:“换你开,我现在困得不行,让我偷会儿懒睡会吧。”
    赵逾声接过钥匙,又看了看她:“一宿没睡?”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赶工作进度,不不努力不行。”林荫笑了笑,困意快把她吞噬了,打开车门下来,懒洋洋地走到副驾驶和他换位置。
    “今晚早点睡。”赵逾声一直把人扶进车里才绕过去开车。
    围观还没走的一群人惊得下巴快掉了。
    赵逾声发动汽车:“晚饭想去哪儿吃?”
    “去你家吃饭吧。”林荫把放在前面的抱枕拿来,说完就合上眼睛,大有不问世事的意思。
    赵逾声:“我最近不太做饭,家里没菜。”
    “你去买菜,我就不陪你去了,把我扔在你家就好。”林荫打着哈欠,靠着抱枕就睡。
    “好。”赵逾声像安静睡着是人儿。
    她画着jing致的妆容,车多半也是新买的。这么一番只是为了见他,还牺牲了睡眠时间。
    哪怕现在是高峰期,赵逾声仍然开得很平稳。
    到楼下的时候,林荫还没睁眼。
    赵逾声把她抱上去,放在大床上。
    林荫睡得很熟,所以他连关门都是轻手轻脚。
    ……
    “我闻到了烟火气。”林荫从房间里出来。
    厨房已经关了火,桌上摆着五个菜。赵逾声解了围裙,看过去:“都是按平时习惯做的菜,不知道和不和你胃口……洗澡了?”
    林荫拿着毛巾,点点头:“简单冲了把澡,清醒些。”
    她的身上是一件over  size的黑se衬衫。从赵逾声的衣柜里拿的。
    今日是娇yan的妆容,她肌肤赛雪,像一束耀眼的玫瑰花。
    赵逾声未动声se,把筷子递过去:“你先尝尝。”
    林荫夹起盘子里的菜,尝完后挑了挑眉:“不b外面做得差。”
    赵逾声拉开椅子就听到她又说:“赵警官,我们好些天没za了。”
    这般露骨的话,听上去一点也不突兀。
    ——
    最近很少收到珍珠(  p′︵‵。)开始上班了,两本书一起更新还是有点吃力的,大家要记得来看文~
    wb:一颗星星灯看圕蹴よΝ㈡QQ,℃OM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