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根大快戳到她腿心了。

      清晨六点多,刚醒的林荫在被子里动了动。
    她想伸过去亲一下睡在自己身旁男人的侧脸,还没亲上去,赵逾声就醒了。
    “你怎么也睡这么浅?”林荫挺意外的。
    赵逾声没说话,黑亮的眼睛盯着她看。
    被窝以外的地方没动,被窝以内的逐渐炙热起来。
    因为t位的改变,现在搁在她大腿间的y物越来越放肆了。
    虽然知道这是男人早上的正常生理反应,林荫的脸还是烫得烧了起来,睁大眼睛用眼神斥责他。
    ch11u0lu0的白日宣y!!
    赵逾声被盯了一会儿,一点也没不好意思似的,慢悠悠开嗓:“早起运动。”
    突然就开h腔……真的是。只有林荫自己知道这样子她莫名有感觉。
    男人的大roubang就快戳到她腿心了。
    “还疼着呢……”她弱弱地说。
    “昨天做得有点狠……”罪魁祸首貌似态度真诚,但是好不过三秒就不正经,“要不我帮你看看?”
    “不要!”林荫一口回绝。
    “那里,太软了。”赵逾声促狭道,又改成侧躺着,这样的话y挺挺的yan物就不再那么戳人了。
    林荫眼睛就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表面冷静自持的同时,底下这么流氓的?
    林荫:“我起来了,不要和你说话了。”
    笑yy的赵逾声拦下她:“还早,再睡会。”
    “我不太懒床。”说真的,林荫不习惯这么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以前,床在她眼里就是满足最基础需求的地方,认为醒了就没必要再待着了。
    “昨晚睡饱了?看来这一觉睡得还可以。”赵逾声话虽这么说,心里是清楚记着她昨晚压根没怎么睡熟的。
    “睡得不太好。”林荫没打算隐瞒她长期以来睡眠质量差的事。
    赵逾声皱眉,眉目间的担心不假:“失眠?”
    “多少年的老毛病了,都习惯了。”林荫往他的x膛靠了靠,下一秒就被绕进臂弯。
    被人搂在怀里,心里头莫名踏实。
    没几分钟,林荫破天荒的又有了睡意,靠着赵逾声睡着了。等到再在醒来天已经大亮,窗帘半拦着,病房里一半黑,一半敞亮。
    赵逾声站在床边上,正在换外出的衣服。
    赵逾声:“给你到了杯水在桌上,这会放的时间差不多了,渴了就可以直接喝。”
    林荫伸伸手,水杯被递到她手上。男人和她还挺默契。
    喝了一大口,她懒洋洋地拿了枕头把肚子垫空,身子趴在床上。
    昨晚在浴室的疯狂,记忆犹新。
    林荫偏过头,盯着他自如的胳膊后背,问:“赵警官,你是不是还要感谢包扎伤口的防水设计?昨天做得这么厉害还好好的。”
    赵逾声的眼底划过笑意,随即,正se道:“案子有新进展,我过去看看。”
    “好的,我在这等你回来。”林荫温顺地点点头,侧着脸一直注视着赵逾声离开。
    林荫翻出不知道忽视了多久的手机,上面是几条原瑶回复的消息。
    只见,微信聊天姐妹最上面是林荫自己发的和赵逾声亲密拥吻的照片。
    林荫:醒了。
    原瑶那边回复很快。
    原瑶:知道你这样被称作什么嘛?
    林荫:?
    原瑶:狗男nv。
    林荫:滚蛋。
    光是想到和赵逾声za的美好与热烈,就忍不住想要笑起来。
    林荫躺在床上接收上午的yan光。
    手机震了震,又是微信消息。
    赵逾声:医院供应的早餐过一会就送到病房。
    ——
    隔壁开了新书《quanlu0学院》
    r0u很足!看圕蹴よΝ㈡QQ,℃OM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