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逾声一个挺身,整根巨物C进了狭窄的()

      林荫在他身下,缓慢地用手套弄着大roubang。
    顶端很敏感,赵逾声有些经不住,往后仰了些,手抓在瓷砖上,手中的花洒水全部浇在两人的大腿上。
    林荫理了理打sh的头发,仰起脸,是格外甜美的笑容。
    刚刚还拒绝的人,现在又出现在这里。赵逾声没忍住,咬牙说了句“c”。
    说罢,他搂起半跪在地上的人儿。林荫被他反推到身前,shangru紧紧贴着瓷砖,半趴着墙。
    雪白的tr0u上沾着水珠,赵逾声的大掌狠狠地拍了上去。
    “啊~”不怎么痛,林荫喊得魅惑。
    赵逾声不再多说任何话,提着y挺的x器,再也不忍耐,直接朝着sh透了的花xcha了进去。
    “嗯啊……好胀……”林荫趴在那儿,yshui顺着x口往下滴。
    赵逾声倒x1着凉气,举步艰难,好在这次b上次顺利很多,guit0ucha进去以后就好进很多。
    林荫扭着腰,努力配合着大roubang的进入。
    每cha进去一点,两人就更敏感一些,紧绷着身t一起颤栗,粗重的喘息声从未停过。
    源源不断的温水打在赵逾声的后背,一直顺着后腰淌到林荫的身上。
    突然,赵逾声一个挺身,整根巨物cha进了狭窄的xia0x。
    林荫几乎是尖叫着,大脑一片空白,哆嗦着被顶到了从未有过的深入ga0cha0。
    赵逾声闷哼着,紧得要命的x儿牢牢地吃住他的x器,几乎一点也不肯放,一进一出变得非常艰难,他只得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嗯…赵逾声……”林荫气喘吁吁,额头上沁出汗来。
    大roubang拔出的时候带着缕缕血丝,赵逾声用热水冲洗着两人jiaohe之处,然后又一次整根cha了进去。
    “啊——”林荫紧紧地趴着,毫无反抗之力。
    此时此刻的xia0hun爽感是之前所有前戏都无法企及的。
    赵逾声ch0uchaa得极快,jiaohe处发出ymi的啪啪声,他猛地进入,在林荫尖叫的那一刻,咬着她的耳垂,问:“是不是要我这么ca0n1?”
    x内磨得susu麻麻,痒痒的,这种感觉一直连到脊背。
    “赵逾声…真的…爽si了……”林荫的身t格外诚实,除了尖叫,除了sheny1n,面se也cha0红,x儿内泄了一汩ayee,浇灌在guit0u上。
    赵逾声也感觉到他们jiaohe的地方更加滑腻,壁r0u绞得他吃痛,也咬得他爽得头皮发麻,下巴靠在林荫的肩膀上,在她耳边发出粗重的sheny1n。
    怎么可以这么撩……林荫快受不了了,耳朵发烫,被填满的xia0x不受控制地收缩。
    “c!怎么这么紧…放松……”赵逾声被x1得险些jing关失守,不由得放慢了速度。
    “太胀了…呼…累…赵逾声…好累……”林荫不争气的t力不支,扶着墙想要先歇下来
    赵逾声便紧握住她x前的两团xueru,发起了最后冲刺。
    “嗯啊……”林荫感觉到t内的大roubang变得更加坚y,胀得更大了。
    “太胀了…痛……放不下了……快出来……”
    在她的嘤咛里,赵逾声s了出来。
    林荫有些脱力,忍不住合上眼睛,索x整个人倒在赵逾声怀里。
    赵逾声一手搂着她,一手脱去biyuntao,扔到外面的垃圾桶里。
    g完了,收尾的工作还是得由他。
    赵逾声想着想着,忽然笑起来。
    累瘫了的林荫没有察觉。
    沐浴露涂在两人身上,白se的泡沫停留在林荫的rujiang和下身的黑se森林,赵逾声的手指匆匆带过那个让他醉生梦si的xia0x。
    要是再y了,估计怀里的小娇娇不会同意再做了。
    真怪,明明是她g引的他……
    赵逾声笑着把人抱回床上。
    好在早就和医生护士打过招呼不用晚间查房……
    林荫躺在床的一边,微微敞开的领口春光乍泄。
    赵逾声赶紧关灯,搂着人儿睡。
    ——
    继续求珍珠,嘤本站推出濃情視頻 請到ΡΘ18Hùβ。℃Θм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