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荫伸手握住滚烫的大,生疏又青涩地上下套

      炙热的x器抵在林荫的小腹。
    “赵…赵逾声……”林荫抓着床单,紧紧咬唇。
    二十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这么坦诚相待。心里的紧张不言而喻。
    赵逾声抬手,温热的大掌抚过她的脸颊,用温柔的动作无声地缓解她的那份紧张。
    林荫看见他黝黑又坚定的眼眸,莫名安心了许多。
    下一秒,赵逾声俯身吻她的双眸。
    林荫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
    赵逾声半搂着他,林荫抬眼恰好与他对视,缠绵悱恻时的心意相通最让人心动。一切仿佛顺理成章,自然而然地知道该怎么做。
    她主动地拥吻,b刚才更热烈,回应她的是赵逾声粗重的喘息声。
    细细的吻落下来,从肩膀到锁骨,到小腹……
    当赵逾声在林荫的锁骨上留下暗红se吻痕的时候,林荫同样不甘示弱,在赵逾声的肩膀上留下深深的牙印。
    林荫微微侧过身,赵逾声护着她,林荫突然的举动让他情不自禁地闷哼。
    只见,林荫伸手握住滚烫的大roubang,生疏又青涩地上下套弄。
    耳边是男人低沉的喘息声。
    真让人受不了……
    yuwang早就不可遏制,林荫目光灼灼:“我下面好sh。”
    赵逾声的x膛一震。她明显感到手中的巨物变得更y更大了……
    赵逾声下意识想起他们在书店的那次偶遇。
    而现在,林荫就躺在他面前,几近quanlu0,shangru娇neng雪白。
    两人靠得越来越近,林荫松了手:“我帮你…s出来吧。”
    说完这话,脸红到耳根。
    赵逾声有些意外,情到深处,让人无法拒绝。
    林荫睫毛浓密,藏着狡黠的笑,主动捧着r儿,凑近男人坚y的x器。
    出乎赵逾声意料,在r儿夹紧roubang之前,林荫伸出小舌t1an了一下。
    赵逾声猛地一震。
    “好y哦。”
    赵逾声还是不习惯她说这种话,眼热又别扭:“林荫……”
    回应他的,是红着脸嘤咛的林荫,眼眸像是蒙了一层水雾,楚楚动人。
    很快,巨物在林荫的shangru间进进出出,赵逾声的声音低哑,x感得无可救药。
    “嗯啊……唔……”林荫面secha0红,莹白的肌肤被摩擦得发红,十分突兀。
    赵逾声心生怜惜,把所有动作都放轻放慢,轻轻吻上林荫粉neng的娇唇。
    意乱情迷之时,赵逾声突然加快速度,最后的su麻在林荫的g0u壑间迸发,y邦邦的大roubangs出浓白的jingye。
    赵逾声立刻拿来纸巾擦拭。
    明明是在帮他泄出来,林荫却sh得更厉害了。
    好痒……
    可她红着脸,不主动说。
    哪知,赵逾声忽然看了过来。
    林荫心虚地别过脸去。
    迟了。
    赵逾声一把掀开被子,林荫修长白皙的双腿微微蜷曲,双腿之间的一小块布料同样暴露在空气中。
    林荫想要拒绝,可身t的诚实反应出卖了她。
    “啊—唔!!!”
    赵逾声的舌尖探到了蜜水汩汩的神秘x儿。
    “不要……嗯啊……”强烈的刺激让林荫情不自禁地尖叫出声。
    ——
    大口吃r0u。珍珠有咩~本站推出濃情視頻 請到ΡΘ18Hùβ。℃Θм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