гOǔгOǔщǔ.οгɡ 俯身,在男人的薄

      时间一晃过了三天,住院休养的赵逾声一点点转好。
    林荫从电梯里出来,整个svip楼层静悄悄的。这个时候仅赵逾声住的那间病房是被使用的。
    她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无人应答,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该不会……
    “赵逾声!”林荫急急忙忙打开门,却发现本该在病床上的男人不见了。
    “林荫?你来的正好,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没有必要为了我这点皮r0u伤浪费这么好的医疗资源和大家的jing力。而且我现在就能回去工作。”
    赵逾声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林荫还没看到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赵逾声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一身病号服换成了警服,下身已经穿戴整齐,上边还在系最里面的衬衫扣子,x膛半露。
    不知到底是谁心更大一点,林荫的目光不避不退,就这么直直地走过去:“但是你说的不算,医生说你最起码还要住十天。”
    说完,直接扒开他的衣服。
    “林、荫…”赵逾声没来得及拦住她就被扒g净了,ch11u0着上半身。
    林荫目不斜视,视线落在他后肩,看到包扎着的敷料贴还保持着g燥,松了口气,然后又道:“赵警官,医生护士嘱咐过的话你忘了?伤口千万千万不能进水,不能感染,否则会很麻烦。”
    赵逾声:“我知道……”
    “知道你还洗澡!万一不小心碰到水了呢?”林荫有点生气。
    当余光瞥见床头柜上那沓文件的时候,还是放软了语气,有些无奈:“新的案子你的同事已经及时替上了。”
    赵逾声:“他们已经够累了…我整天在医院再不做点事,日子就要被浪费过去了。”
    新案子造成的社会影响有多恶劣,他不是不知道,现在他不在局里,底下那群兔崽子做事他横竖放不下心。
    “浪费吗?医生说你要是再擅自……”
    “嘶——”
    林荫停下来看着他,扯到伤口的赵逾声没说话了。
    伤口裂开后鲜血如柱,很快染红了白衬衫。
    林荫板着一张脸,却怎么也气不起来,替他按了传呼铃。
    两分钟后,护士抱着一沓新的病号服走来:“赵先生,还请把衣服换回来。”说完红着脸跑开了。
    b起年轻护士的紧张害羞,林荫面不改se心不跳的把病号服抛给赵逾声。
    赵逾声自知理亏,没有异议,也不提出院的事了,解开扣子后对她说:“搭把手。”
    他完全没有要避开她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平时和一群大老爷们儿一块工作过得糙,太不讲究。
    林荫……帮着他脱衣服。
    指尖碰到他的臂膀,y邦邦的,非常有力量。
    手背不小心撞在x肌上,软软滑滑的,手感好得过分。
    把眼前这个男人剥光,露出腹肌,露出锁骨下方x感得一塌糊涂的痣。
    这份愉悦不亚于拆开任何一个期待已久的礼物。
    她一不小心就想入非非,联想到极限制内容。
    不过心里就算狂风骤雨火山爆发,表面上也不会表现出一丝一毫,一本正经地叮嘱:“现在你需要多休息,什么事都等把伤养好了再说好吗?”
    然而,现实没有给她收到肯定句的机会,桌上的平板电脑屏幕亮起,语音邀请跳了出来。
    “喂。”赵逾声迅速接通,另一只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文件。
    不用说也知道又是公事找上门来了。
    林荫见自己拦也拦不尽,只道:“你小心点伤口。”
    此时的赵逾声已经进入了埋头处理案子的事的状态。
    林荫主动回避。
    等半个小时候后回来,语音通话已经挂断,但赵逾声刚写完什么,看到林荫来了,边收拾边说道:“小陈他们梳理案情的思维还不够成熟,有时候需要我带着。”
    林荫垂眸:“我来吧。”
    然而,收拾好了,赵逾声也睡着了。
    他躺在病床上,最上面两颗纽扣一直没扣上。
    林荫站在床边,俯身,在男人的薄唇上吻了吻。
    “我擅自主张……
    你要是不喜欢,就来找我算账吧。”
    说完,她转身离去,不忘叮嘱护士:“护士,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
    另一边闭着眼睛的赵逾声动了动手指。
    ——
    一直在关注新型肺炎的事,大家出门多注意防护。没有n95和医用外科口罩的话,一次x普通口罩每四小时一更换。
    勤洗手,不知道怎么洗手的可以搜:内外夹弓大立腕。
    医护人员们辛苦了。本站推出濃情視頻 請到ΡΘ18Hùβ。℃Θм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