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裆里的那团巨大被唤醒,隐隐有B起的趋势

      在赵逾声怀里的林荫猛地一颤。
    “唔…赵、赵警官,怎么这么晚了你才回家?”
    林荫主动开口,声音发颤。在赵逾声看来是她在用新话题来缓解尴尬的气氛,他的手拿走也不是,继续放着也不是,僵在原地……
    “咳咳…”赵逾声说得含糊,尽可能把视线往别处瞥,“案子忙。”
    可那绵软弹滑的触感一直在,rujiang都摩擦到他的掌心了。
    林荫没有声音。
    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此刻克制得多么艰难…能与赵逾声有如此亲密的接触,让她忍不住颤栗,想要嘤咛,想要尖叫……但她不能这么快就暴露,只能紧紧地咬着唇,扮演成毫无目的无辜“小白兔”。
    “林nv士,我送你回房间吧。”赵逾声低着头说。
    “好……唔啊……”低低的sheny1n从林荫的唇边溢出。
    “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赵逾声没想到自己也会这么…变态。
    不小心就暴露了……林荫y着头皮解释:“脚好疼……”
    话出,赵逾声横抱起她。
    “啊——”
    林荫毫无防备,整个人完全落进他怀里:“那太麻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他们一个努力做戏,一个道貌岸然。
    赵逾声迈开大步,按着林荫指的方向把她送去卧室。
    nv人柔软若无骨,shangru总是往他坚实的x膛上“撞”……
    淡淡的香味,应该是沐浴露的味道。
    赵逾声鬼使神差的陷入迷恋之中。
    “赵警官,疼……”
    直到林荫的声音响起,赵逾声意识到自己无意又有意地占了人家多少便宜。
    作为警察,怎么可以……
    不,他怎么能不负责任地对一个新邻居起了yuwang?
    “对不起。”赵逾声加快脚下的速度,利落地把林荫放在床上,然后强迫自己离开,“赵nv士,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然而刚迈出两步就停住。
    他没有家门钥匙。
    身后的nv人像是看穿了他。
    林荫:“赵警官?你还有事?”
    赵逾声攥紧拳头,满心yu念的他无颜面对一个无辜nvx的关心……
    “赵警官?”林荫又喊了一遍。
    林荫不是甜甜的那种嗓音,有点清冽,就是当下流行的“x冷淡风”,这样的声音喊他……禁yu克制之下是深深的yuwang。
    此时的赵逾声还没察觉那层隐秘,直言:“我突然想起家里的钥匙还在办公室。”
    之所以就这样轻而易举说出自己的窘境,是因为他竟心存了期待。
    林荫当然也没让他失望,主动提出:“那你就在我这儿住一晚吧,等天亮了再回警局拿钥匙。”
    她表现得热情且没有设防,演技一绝。
    “这怎么行!”赵逾声脱口而出。
    “怎么不行,你都忙了一天了,别再为钥匙的事折腾了,再说我们是邻居,你又帮了我,我应该报答你才是……”
    林荫这么说着,赵逾声却红了耳根。
    或许林荫根本没有意识到他早就在黑暗中“t0ukui”了她的身t。
    “那……”
    “你就别客气了!”
    林荫也不知道自己这么演能不能成功,索x豁出去,手一伸,故意m0了赵逾声身上最不该m0的地方。
    “嗯——”赵逾声闷声,迅速推开两步。
    那处被突然刺激到,k裆里的那团巨大被唤醒,隐隐有b0起的趋势,胀得发疼。
    “赵警官,你就留来睡吧,对了,浴室在那边,客房就在隔壁,浴室出来右手边第二个房间就就是!”林荫语速极快。
    为了避免尴尬,赵逾声不得不同意她的提议,然后转身快步走进浴室。
    ——
    下一章预告:林荫在暗处看着洗澡的赵逾声,开始ziwei本站推出濃情視頻 請到ΡΘ18Hùβ。℃Θм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