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男画得这么B真……我靠,太Y了!!

      不用多说,她一定是x大腰细的人间尤物。
    赵逾声匆匆转过身,脑海中却再次浮现了刚才的那一幕。
    rujiang还是粉se的……
    皮肤雪白,看上去又软又滑……
    赵逾声胡乱翻看着手中的书,半天没看进一个字。
    林荫找准了时机,看似坦然自若地从他面前走过,表现出一副浑然不知发生过什么的样子。
    “不好意思,借过。”
    她的嗓音甜腻。赵逾声的耳根一软,别扭地抬手r0u了r0u耳垂。反应慢了半拍,缓缓偏过身:“好……”
    林荫踩着细高跟,走在大理石地砖上碰撞出清脆的响声。
    每迸发出一个音节,赵逾声的心就跟着跳一下。
    如果不是蓄意……
    赵逾声的余光瞥向她。
    是蓄意g引,还是无心之举?
    如果只是无心之举,那她穿得这么少这么单薄,来到书店是为什么?
    若是蓄意g引他,是碰巧遇见后临时起意?
    赵逾声没想出答案,听到自己x口砰砰的心跳声。
    这时,传来那个nv人的声音。
    “你好,这个书我要买100本……对……我留个地址寄过去……好的……”
    林荫正在柜台处填写收货单上的地址,脸上挂着相当得t的笑容。
    无论怎样都不会把这样的她和在大庭广众之下故意露点又露x的fangdangnv人联想到一起……所以,刚才纯属意外,是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赵逾声的眼神暗淡下来。
    她根本不是为你。
    真是自作多情。
    赵逾声合上书,紧紧盯着林荫的背影。
    达到目的的林荫离开得g脆。
    若有若无的g引最为要命,越是猜忌揣摩越容易被记住。
    她扮演着身材姣好又懵懂g净的角se,在赵逾声心里留下了不可抹去的一笔。
    ……
    敞亮的房间内,林荫穿着一件over  size的外套,坐在小板凳上调颜料。
    “林荫你买这么多我的书寄到我家……你有!毒!吧!!”
    原瑶是来林荫家兴师问罪的,说她在收到巨大的快递盒子后是如何艰难地把它带进家门,结果打开一看是自己的出版书,差点没气si……
    但是罪魁祸首显然没有一点自觉,心无旁骛地盯着面前的那副画。
    原瑶只好放弃控诉,说:“荫荫,你是不是又白了?你这肤se都快赶上x1血鬼了,得多晒晒太yan,不然真的太健康了……咦?你怎么没画之前那副画?”
    林荫:“没灵感。”
    “那你这幅画……”
    只见,男人ch11u0的上半身清晰地展现在画布上。
    原瑶看得面红耳赤,“林荫,不愧是你!lu0男画得这么b真……我靠,太yu了!!你是怎么做到又帅又yu的??”
    林荫的视线落在已经熄屏了的手机上。
    起初她是想拿着手机拍的那个男人的照片来画画,结果……
    画着画着却是ch11u0上半身的那一版本。
    至于下半身该怎么画……
    林荫开口道:“原瑶,我想请个lu0模。”
    ——
    在考虑要不要加更,要是珍珠多的话,明天上午就更新!然后明晚再更一次。双更!所以请用珍珠砸si我吧~本站推出濃情視頻 請到ΡΘ18Hùβ。℃Θм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