гOǔгOǔщǔ.οгɡ 她没有穿内衣,两

      林荫踩着细高跟,路过全身镜的时候,稍有停顿。白皙的手指g起吊带,轻轻一挑。
    滑落的吊带回到原位,轻薄的丝绸包裹住x前两团沉甸甸的圆润sur。
    及腰的长发乌黑,与她露出的冷白肌肤形成鲜明对b。
    林荫已经走到玄关处,拿起鞋柜上的钥匙,打开门,冬日的寒风迎面吹来。
    她不得不皱着眉去衣柜找了一件厚厚的羽绒服胡乱地裹上。
    等再追到电梯口,电梯已经到了1楼。
    林荫飞快走进另一个电梯。
    也不知道能不能追上。
    快点,再快点……
    电梯却很慢,每分每秒都急不可耐。
    镜子倒映出林荫巴掌大的小脸。而她想的是几天前看到的一幕——
    住在自己对门的邻居浑身上下只围了一条白se浴巾。
    男人lu0露的上半身线条冷y,漂亮的人鱼线上面是八块腹肌,臂膀有力,侧脸俊美。
    她光是看着,就起了yu念。
    仅仅两三秒,她的内心就经历了一遍火山爆发与冰雪消融。
    又在男人抬头之前,林荫关上了门。
    她刚搬来,别说对面的邻居叫什么名字,就连自家小区的名字都没记全。
    而今天,正好碰上了那个男人出门。
    所以她要追上去看看。
    电梯终于到1楼了。
    买菜回来的老阿姨看到林荫只穿了这么点,惊讶地问:“小姑娘你冷不冷的嗦?”
    毕竟,这个天气已经冷到在室外说一句话就能哈出白气。
    林荫什么也没答,快步去追前面的男人。
    可是,一出小区就是岔路口。他去了哪个方向,很难判断。
    还没跟就跟丢了……
    林荫在大街上停留了几分钟,走进一家书店。
    “美nv,让一让。”对方的动作b说话更快,下一秒就狠狠撞上了林荫。
    林荫没站稳,被碰到的书架摇摇yu坠,里面的书噼里啪啦一阵摔,一连掉了好几本在地上。
    在柜台的售货员指着走远的罪魁祸首一顿骂,林荫安静不做声地帮着捡书。
    捡完后刚站起身,一阵眩晕,眼前白光模糊,依稀看到了穿梭在书柜之间的那个男人。
    哪怕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形,林荫就能判断出是自己要找的男人。
    怎么这么……巧。
    她慢慢靠近。
    有书架做遮挡,林荫旁若无人地拿出手机咔嚓几下,照片到手。
    手机还没收好,男人正要转身。林荫毫不犹豫地掉头就走,双手cha兜,佯装地若无其事。
    “等等。”
    赵逾声喊住她。
    他以刑警的警觉判断出林荫的格格不入。
    ——没有谁会在大冬天露出小腿,还露着脚后跟。
    林荫站在原地,对上男人探究的视线。
    赵逾声:“需不需要帮助?”
    林荫低下头,嘴角噙着笑意,口袋里的手摩挲着还亮着的手机屏幕,答:“不需要。”
    说完,她大大方方地从赵逾声面前走了过去,与他擦肩后,她的眼神格外轻佻。
    当然需要啊。
    需要他给她睡,有那机会吗?
    林荫没有真的走,与赵逾声保持着不近也不远的距离,拿起一本书翻看。
    赵逾声无意间的抬眸看到了不该看的画面——
    林荫的羽绒服敞开,里面是一条单薄的丝质吊带裙。
    她没有穿内衣,两抹凸点很明显。
    两团nengru的形状像水蜜桃,被g勒得极其诱人。
    腰……那么细。
    赵逾声别过脸去,喉结滚动。
    偏偏……林荫不知何时走到他的面前,弯下了腰。
    赵逾声猛地撞见她领口的景se。
    两颗樱桃娇yanyu滴,她的x又白又neng。
    ——
    qaq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个故事,珍珠多的话就日更本站推出濃情視頻 請到ΡΘ18Hùβ。℃Θм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