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他舔着发烫的阴茎。

    十分钟前就开始了。

    顾西沉威胁许翘:“给我口交,不然现在去厕所操你。”

    “神、神经病。”许翘脸一红,唇瓣不住地发抖,嗓子眼都在冒烟,虚弱地打着颤:“你怎么敢……这里是学校……”

    顾西沉阴恻恻地睨了一眼,托住她后脑勺,发狠摁到大腿上。

    隔壁桌的男生看见了,互相交换个意会的眼神,捂嘴发笑。

    许翘上身趴在了他腿上,脑子发昏,一阵晕眩,胸口敲锣打鼓……这里是学校,是教室,他不敢拿她怎么样的……别怕……

    可不管许翘怎么告诉自己不要怕。就是发不出声大叫。

    不敢反抗。

    她惹不起顾西沉。

    她还记得他抡着武器凶残地往人身上砸的样子,可怕极了,他就是个疯子、心理变态,恶魔!

    “嗯。”许翘乖乖服软,躲在课桌底下,怯怯地伸出手,放在裤子拉链上,轻轻一拉。柔白的小手,与黑色内裤下鼓鼓的一大团东西,形成鲜明对比。

    顾西沉瘫在椅子上,身体后仰,挺着下身。

    鸡巴还是软的,他又不是发情的野狗,随时随地就能硬。

    “拿出来,还需要我教?”

    许翘憋着气。心里委屈死。

    怎么不需要教,她又不会……

    上回他在教室打手枪,她怕长针眼,一动不动,忍着没去看。

    今天怕是逃不掉了……

    许翘的脸凑近了些,鼻间闻到淡淡的木屑香,原来,这就是男人下体的味道。好像也不难闻,还是说长得好看的男人,味道也比较香?

    然后又忍不住骂自己,呸呸呸!你也是变态吗?都什么时候了,竟然想这个!

    她小脸染了大片桃红,眼眸氤氲,别扭的嘟着唇。

    俏生生的模样,挺可爱。

    顾西沉银发耷拉着额,半阖着眼,鼻尖上翘,自顾自拉开了内裤边缘,半硬的鸡巴“啪”地弹在许翘的脸上,打了一下。

    “快点。”

    顾西沉恶声恶气,拿膝盖顶了顶许翘的下巴,“看得老子都硬了。”

    许翘低垂着脸,红成番茄,腿软的跪在他两腿之间……

    隔壁桌男生见了这场面,兴奋得移不开眼。

    顾西沉一个眼风扫过去。

    定定看他们。

    几个男生瞬间吓得脸发白,纷纷摇头,撇过脸不敢再看。

    许翘身为一个正常的处于青春期少女,不大正常的是:她并没有看过什么小黄片,小说里一笔带过几句的情色场面,就能把她弄得面红耳赤。

    偶尔做过的春梦出现过男生的脸,他好像骂过脏话,也没这么真实啊。

    她感冒一定加重了……

    不然怎么感觉自己此刻仿佛在做梦,怎么会跪在顾西沉脚下,握住他粗长的大家伙,笨拙地上下耸动。

    许翘吞了吞口水,这条粉色的,大虫,越来越大的,好粗,凶巴巴的,一手快要握不住,另一只手被他放在底部的蛋上。

    “舌头。”

    顾西沉压抑着低喘,长指捅进许翘嘴里,狠狠搅了几下,捏住她湿滑的小舌头,两根指尖抠着敏感的舌苔:“舔我。”

    “呃——”许翘溢出一声娇吟,紧紧握住他的阴茎,撞上了咬到红肿的唇。

    疼。心尖儿发疼。

    她泪水涟涟,屈辱感侵蚀了身体,却不得不听从他的指挥。

    张嘴含住了硕大的顶端,费力吃进去。

    “好吃吗。”

    顾西沉岔开腿,坏笑。

    “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鸡巴吧,看你馋得。”

    黑暗的教室,纷乱嘈杂。

    娇气的女孩穿着一身校服,快要呼吸不过来了,浑身发软,乖乖被他摁着头,在性器间大力抽插。

    直到秦尚回头。

    这个动作已经持续了好久。

    她没有经验,怎么卖力舔都弄不到点。含到嘴巴发酸,他也不可能射出来。

    “活儿真差。”

    顾西沉抱起许翘坐他大腿上,手伸进了她内裤一摸:“湿了。”

    他低头吮了一口女孩颤动的睫毛,哼笑道:“这也能湿,真想我插进去?”

    许翘可怜巴巴地蜷缩在一起。

    身体滚烫。

    突然抬起头,对着顾西沉英俊的脸“哈,哈欠——”打了个大喷嚏,喷他满脸口水。

    “许翘——”

    “许翘!”

    睡得半梦半醒。恍惚间,有人叫她。

    许翘睁开眼,泪顺势滚了出来。

    李莉莉大惊:“你怎么了?”

    午休时间,班里没人了,就许翘一个趴在课桌上哭。

    李莉莉碰了碰她的脸,烫得哟。

    “怎么回事?你发烧了?”

    许翘痛苦地点点头,呜咽道:“吃了药,没事的。”

    “去医务室休息吧。”

    李莉莉过来扶她起身。

    许翘一时没忍住,又哭了,靠着她的肩,边走边掉泪。等躺在病床上时,终于破开嗓子哇哇大哭。

    这可把李莉莉吓坏了。

    “你怎么了?说啊。翘儿,你是不是男生被欺负了?”

    “我……我……”许翘话都说不清,被顾西沉插得嘴唇红肿,牙关合不拢。

    “我……太坏了……”她哑着嗓子,脸埋在枕头上,低声啜泣:“我……太不像话了……”

    李莉莉一头雾水。

    “怎么不像话了,说清楚啊!”

    许翘泪盈盈地看着李莉莉。

    “我讨厌顾西沉!”

    许翘强调道:“我真的讨厌他!我觉得他很可怕。”

    但……但为什么没办法拒绝他。

    为什么会想要跟他亲热?

    许翘更讨厌这样的自己。

    喜欢我亲你吗 < 西沉(小饭团哦)|臉紅心跳

    ρò①⒏.℃OM/8003107

    喜欢我亲你吗

    哭哑了嗓子也没用。

    受了委屈,敢怒不敢言,许翘就是个孬种,怂货,任由顾西沉捏扁揉圆也不敢反抗,她瞧不起自己,更怕被人瞧不起。

    咿咿呀呀哭了半天,还是没跟李莉莉把事情说清楚。

    李莉莉好脾气哄她:“好了好了,你可能生病烧糊涂了。躺床上休息一下,下午我帮你去请假。”

    “呜嗯。”许翘低低应了一声。

    她虚软没力,脸皮烧得通红,额间流着汗,眼眸挂着泪,浑身湿哒哒的,感冒又加重,僵在床上不能动弹,像一条沉泡在水底的死鱼。

    睡了没多久,恍惚听见“啪嗒”房门上锁的声音。

    许翘累得眼睛睁不开,指尖儿动了动。

    来人脚步又轻又缓——

    顾西沉站在床边,低头看她。

    静默片刻,弯腰、俯身凑近,与女孩的距离近到看见她脸上婴儿般细小的绒毛。

    顾西沉像在赏花,每一处都不放过,嗯,她的皮肤很好,没有毛孔,陶瓷的白。两瓣唇饱满的樱桃红,微微嘟起,牙齿,还有她的牙齿是健康的釉色,呼出的气息,洁净的清香。

    外表不太打眼的女孩子罢了,与旁人不同的地方,怕就这一点,干净,特别纯粹的干净,身体以及心灵。

    许翘感觉呼吸难受,“呃”了两声,滚烫的脸埋

    小说网址导航域名:ň㈡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