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减肥吗?小妖精!说,是不是看上班里哪个帅哥了?”

    “哎——”

    许翘长叹一声,内心苦不堪言。

    她不想让最好的朋友担心自己,可是不说,又憋得慌。

    “如果……”

    许翘试探性地提出问题:“我是说如果……”

    “你、梦到了一个男生,然后,你们梦中发生了很亲密的关系。”她吞吞吐吐地说:“结果,第二天,他就提出……ummmmm……或许可以……我该不该答应……”

    说到这,许翘再继续不下去了。

    昨晚的梦折磨得自己彻夜难眠,今早顾西沉竟然就当面问她想不想做爱!

    许翘差点儿崩溃,脸一阵红一阵白,仿佛秘密被揭发了,尴尬的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为什么不?”

    李莉莉很犀利,一下指出重点:“你想,他也想。这么好的事儿,难道不是美梦成真?!”

    “可是……”

    许翘绕手指:“我一点经验都没有。”

    “没关系啊。”

    李莉莉窃笑:“顾西沉有不就行了。”

    许翘心想,对哦,也是。他肯定很有经验。

    半晌才反应过来……

    “不、不是顾西沉啦!!你说什么呢!”

    “别瞒我了,许翘。”

    李莉莉低声道:“你想跟顾西沉上床,这几个字都写脸上了。”

    下午体育课。

    学生两两分组做体能训练。

    许翘新转来的,唐乐瑶不愿意跟她一组,跑去找另一个女生,剩她落了单。

    老师只好让班里的体育委员带一带许翘。

    那男生长得凶神恶煞不说,满身雄壮肌肉,比她高一个头不止,感觉一挥拳就能砸死她。

    许翘僵在原地,手脚不听使唤。

    牙齿打颤:“你、你好。”

    对方一脸铁汉柔情地笑了笑,过来帮她压腿。

    许翘也不敢反抗,他硬得像块铁板,自己就是块嫩豆腐,轻易被碾碎。

    男生命令道:“坚持一下!还有三十秒!”

    “呜呜呜,呃,嗯。”

    许翘活像只笨青蛙,趴在光滑的地板上,咬牙忍耐。

    娇滴滴的小姑娘,要哭不哭的,痛苦低吟。

    顾西沉蹲在角落,看了眼地上的许翘。

    叫得真好听——

    她脸颊流着汗,耳朵也红红的,身体柔软,蹙着眉,饱满的唇瓣一张一合,洁白的皓齿咬住粉舌,不时伸出来,这纯情的小姑娘,不知自己此刻表情有多骚。

    顾西沉阴暗的想:

    老子真该把鸡巴塞进她嘴里,妈的。

    看她被自己操哭。

    他深吸口气,摩挲着指尖,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想点燃支烟,一点一点的烫伤她娇软白皙的肌肤,听她惨叫、痛苦地嘶吼,不要……

    怎么可以不要?

    试一试,你会想要的。

    顾西沉极度渴望、凌虐一番少女这副鲜嫩的躯体。

    下了课,许翘去更衣室换杉。

    运动服一脱,里头的裹胸小背心早已湿透,方才她趴地板上摩擦了半天,弄得乳尖儿有点发疼。

    许翘轻轻揉了揉胸,踌躇会儿,果断脱了。

    没了束缚的一对奶弹出来,白兔似的又大又绵软,两颗可爱的红眼睛,像被捏肿,娇气的颤了颤,芳香满室,男人见了准想咬一口。

    唐乐瑶斜眼瞥过来。

    许翘急忙拿手握住胸,也才堪堪遮住一半。

    唐乐瑶不屑地扬起脸,挺着飞机场的A奶。挡什么挡,难道我没有吗?!

    许翘扯出个不好意思的笑,刚想说自己不是这意思……

    “你不要以为胸大就了不起。”

    唐乐瑶换好校服,回身对许翘说:“也不要以为,阿沉看上你了有多了不起。呵呵,等着瞧吧,有你哭的时候。”

    许翘不明白。

    跟顾西沉有什么关系。

    唐乐瑶歪着脑袋,悻悻的说:“每个接近他的女人都以为自己可以征服他,以为跟他上过床,就是顾西沉的女朋友。你是不是也这样想?”

    “我没有!”

    许翘生气了,她才没那么自恋,更没有自作多情的以为顾西沉喜欢自己!

    “哦。那你最好一直坚定下去。”

    唐乐瑶笑笑。

    顾西沉那样的人,就像上瘾的罂粟,一旦沾上他,便会欲望沉沦。像许翘这样的傻女孩,即使现在没有,迟早也会沦陷。

    许翘气鼓鼓地回教室,觉得唐乐瑶说的话,真的很奇怪。

    她才不想当顾西沉的女朋友呢!

    谁都知道,对他投怀送抱的姑娘那么多,不光学校,算上网上那些讨论“高中校草”的热门帖子,顾西沉也很有名气。

    若当他的正牌女友,恐怕烦都要烦死,成天担惊受怕,怕他会不会变心、出轨,太累了!

    李莉莉说得没错。

    她是有那么一点,想跟顾西沉上床。

    但也仅此而已!

    他那么帅,想睡他不是很正常吗!

    唐乐瑶凭什么讽刺她自不量力?

    许翘一路走,一路心里吐槽个不停,越想越气,觉得自己冤枉死了,非得找机会跟唐乐瑶说清楚才好。

    走到F班发现:教室门口挤满了围观的人。

    年级里好多别的班学生跑来看。

    许翘吓一跳,这是怎么了?

    李莉莉转头看见她。冲她大力挥手:“许翘!许翘!过来!”

    许翘挤进人群,玻璃窗外,把脸凑过去往里瞧。

    教室里的阵仗,瞧着是在打架。

    课桌全被掀翻在地。

    纸片乱飞。

    顾西沉站在教室中央,面色阴沉,冷峻的脸庞流着血,高傲地昂起下巴,甩了甩头发上的汗珠,凶狠地踩着对手的肚子。

    勾唇,露出一抹阴狠、邪佞的笑。

    “啊!!!”倒地的男生发出一声惨叫:“顾少!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顾少!”忍不住跪地求饶。

    许翘一把捂住嘴。

    被痛揍的那个男生竟然就是——方才跟自己一组,人高马大的体育委员。

    顾西沉完全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冷笑着,操起一旁的课桌往他脸上砸……太狠了……

    血流不止。

    虽然听说过很多回,顾西沉打架不要命,也不及亲眼见到这血脉喷张的场面感到震撼。

    他有一张天使的面孔,却是魔鬼的心肠。银的发、红的血。俊美的五官,吃人的态势。

    这惊人的反差,却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美感。

    顾西沉嗜血发狂的样子,仿佛魔怔了。

    秦尚对这情形已见怪不怪,歪在一旁观战,没动手拦;反倒不太爱管闲事的严子皓上前扯了他一把:“可以了,阿沉,再打下去,人就废了。”

    严子皓的话,还算有分量。

    顾西沉停了手。

    浑身散发着戾气,胸口起伏不定,直到缓和好情绪,干咳出一口血,阴冷地扫过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

    “走吧。”

    上锁的教室门终于被打开,门外谁也不敢往前迈一步,沸腾的温度顷刻间降下来,大家自觉给这群异常凶残的少年让出条道路。

    面面相觑,看着他们离去。

    医院的救护车赶来,把受伤的男生抬上担架送走。

    这次的事故,致使全校停课,校领导那边下令封锁消息。

    无奈当时围观的学

    小说网址导航域名:ň㈡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