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慌!?

    她红透的兔子眼,死死盯着顾西沉,心底骂了句:变态。

    许翘的发育很好,每年都会涨罩杯,一旦穿上轻薄内衣,两条细胳膊、细腿,胸大得有点突兀,李莉莉笑话她童颜巨乳,上体育课跑步,奶子一晃一晃的,总招惹下流目光。后来,许翘就不爱穿了。

    自个儿偷偷裹胸,用粗糙的棉布长条,裹一层又一层,跟洋葱似的,包住娇嫩的双乳,当做自己羞于袒露的耻辱。再穿一件姥姥辈都嫌太土的肉色背心,将高高隆起的胸部抚得平平的、绷得紧紧的。

    谁也没见过她那处长什么样。

    他凭什么这么说?

    还有……自己的名字这么好听,不是他耍流氓用的。

    许翘挺起背,拉长腰线,无视顾西沉上一句,端庄的介绍:“才不,翘,是人中翘楚的翘!”

    默默吞下后半句:才不像你。人中之渣。

    顾西沉闭了右眼,浓黑的长眉微微一挑,又剥了颗巧克力扔进嘴里嚼,对她究竟叫什么不甚感兴趣。

    打铃了,第三节是英文课,女老师进教室。

    见到顾西沉,调侃了声:“哟,稀客。”

    他撑下巴望向窗外,恹恹的,神色颇淡。

    许翘翻开书,认真听讲。

    校服穿得很好,乖巧女学生的娇憨模样,柔软蓬松的长发将将齐腰,编了两根麻花辫,末梢用鹅黄发带系了蝴蝶结,可爱得紧。

    顾西沉课上到一半,无聊了,拉住她一根发辫,攥在手心,随录音机念出英文单词,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玩。

    许翘磨牙忍耐,面容专注,低声念单词,假装不在意。

    以为不给反应,他就会收手。

    顾西沉似笑非笑,果然松开了她的发。

    然而,不等许翘庆幸。

    炙热有力的手掌就摸上了她的腰。

    许翘轻轻一颤,柔若无骨的身不自觉发抖,顾西沉隔着衬衫狠掐了下她腰间的嫩肉,弹钢琴似的,手指在女孩敏感的尾骨处游移,背部的肩胛骨打转。

    十足有耐性,一路磨蹭,温柔摩挲。俊美的脸庞含着浅笑,偏头打量她惊恐万分的表情。

    摸个腰就像操她逼了。有意思。

    还有更有意思的。

    顾西沉举起课本霸道地挡住许翘上身,长指挑开女生胸前那粒扣子,不讲客气地摸进去。

    许翘猛地握紧他手腕,转动眼珠,无头苍蝇似的,快速晃脑袋。

    忍不了了。再忍就要被侵犯了……

    顾西沉高大的身躯俯过来,满脸阴沉,压低了声,在她耳边:“拒绝?不怕我强奸你?”

    许翘被吓得一动不动,上牙死咬住下唇,驼背弯腰,紧紧夹大腿,摆出鹌鹑的笨姿势,怕得噤若寒蝉。

    顾西沉顿时索然无味。

    在她内衣外随意揉了几下,啧,这女的一马平川,肉腥味都没闻着。

    中午吃过饭。

    男厕里,秦尚一边撒尿一边问:“验过货了?怎么样?那妞你操不操?”

    顾西沉抖了抖下身,去洗手。

    奶子太小,白送都不要。

    冷冷淡淡的答:“给你了。”

    可怜的许翘 < 西沉(小饭团哦)|臉紅心跳

    ρò①⒏.℃OM/8003101

    可怜的许翘 < 西沉(小饭团哦)|臉紅心跳可怜的许翘

    同一时辰。

    可怜的许翘躲在女厕隔间哭鼻子,桃花唇瓣咬成猩红的血色,鼻尖儿挂着涕水,黑亮的瞳孔泪眼婆娑,仿佛有绵绵的委屈无处诉说。

    太过分了。天杀的顾西沉,摸她身子不说,还威胁要强奸她……

    呜,她该怎么办?跟老师告状有用吗?万一老师不管咋办,这事儿要传出去的话,她也不想活了。

    “咚——”

    有人重重捶了下厕所门。

    许翘双目圆睁,蹲在马桶上,活像只受惊的兔子。

    年级里不成文规定,这栋楼的这一层,尽头的两间厕所只有F班的人能用。此刻,唐乐瑶在外头没好气的喊:“哭够了没有?哭够了滚出来,”

    鬼哭狼嚎的,害她屎都拉不出。

    许翘赶紧打卡门栓,唯唯诺诺走出来,见唐乐瑶在水池前照镜子化妆,点点头,恭敬地打招呼,正要擦肩。

    “等下。”唐乐瑶叫住许翘。

    她雪白的巴掌脸光滑无瑕,睫毛膏刷太狠,上下两排睫毛根根分明,像苍蝇腿;涂烈焰红唇,十米之外都能瞧见那张血盆大口;脖子上戴了皮质choker,挂了颗水晶小铃铛,上课时都止不住响,管风纪的人教育过她好多回,但没用。

    F班的这群有钱孩子,都被家里宠坏了。或者,压根儿就没人愿意管他们,以顾西沉为首,个个视校规于无物,早变成一处非法地带,只能听之任之。

    “你被阿沉欺负了?”

    唐乐瑶笑着问。

    许翘瞪大眼,心想你怎么知道。

    唐乐瑶自然不会告诉许翘,她不过是件“祭品”,长的话一学期,短的话两礼拜,等这群男生玩腻了,完完整整使用过后,就会被毫不留情的抛弃。

    “乖乖退学吧。”

    唐乐瑶善意提醒:“趁现在还来得及。”

    说完不待许翘深究,就扯了扯制服裙,大腿多露几寸肉,轻飘飘离去。

    图书馆里,许翘双手捧着脸,认真考虑这问题。

    当初能上这所全城有名的私立高中,家里找了关系,还花了一大笔钱。这两年,爸爸的生意做得不好,眼看着公司一日不如一日,想到父母最近总忧心忡忡的样子,许翘真没脸跟他们提自己要转学。

    说不定……

    许翘心存侥幸,说不定顾西沉就是跟她闹着玩儿吧。

    毕竟,他长得那么好看,是全校超过一半的女孩子暗恋对象。

    怎么可能需要动用强迫手段呢?自己这么平凡的一个人,又不是小仙女,说顾西沉想要侵犯她,谁会信?准得笑掉人大牙!

    他一定是故意吓唬她的。

    学校敲铃。

    顾西沉跟秦尚一前一后走进教室。

    两人没穿校服。

    顾西沉套了件大红色Vetements宽松卫衣,两根袖子很长,指骨分明的手上戴了各种造型诡异的昂贵饰品,手腕的大金表也藏在袖子里,大摇大摆走着,“老子很有钱,有种你来抢”的架势。

    许翘瞥了他一眼,迅速回身,给自己打气。

    一定要跟顾西沉处好关系……

    试着跟他做朋友,他没传闻中那样可怕。

    顾西沉方一坐定。

    感觉同桌的小鹌鹑似乎有点儿蠢蠢欲动。

    他面无表情的看手机。

    没多久,桌上出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轻轻推过来一盒pocky。草莓味的。

    顾西沉皱眉。

    “送你的。”

    “见面礼。”

    许翘头皮发麻,一脸讨好的笑。

    这是她的保护费。

    “顾西沉。你……”许翘怯生说:“是不是喜欢吃甜食?”

    她就像只小松鼠,诚惶诚恐地伸出爪子,递上摘来的一颗新鲜松果。

    顾西沉轻蔑笑

    小说网址导航域名:ň㈡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