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章-逆鳞

      高地的冷空气在鼻腔里打转,黑军服都罩上一层薄霜。

    纤长指头执起纯白手帕擦拭执政官军徽的绿宝石,肖恩遥望对向山脉的王朝驻地。

    帝国军依照地势与山形设置营帐,与黑夜和森林近乎融为一体。

    「啊~真嚣张」

    幽深的黑夜,红边银底的军旗在狼烟与篝火的辉映下醒目逼人。

    完全没要隐匿行踪,王朝的骑士团够呛,也该说是绝对自信。

    「肖恩,缓缓吧」

    「谢谢,史提拉姊姊。」

    接过雷霆执政官手上的洋甘菊热茶,柔和清香舒张了他紧绷的神经。

    「尚未摸透敌人能力前,先防好我们的区域就好。」

    史缇拉轻拍肖恩的肩,王朝锁国太久,军事情报都只有过去资料,她们要稳健点。

    「呐姊姊妳对那个罗南的返祖怎么看?」

    原以为王朝会比虫族让他好发挥,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罗南.泰伦斯,现今王朝两大掌权氏族,空间泰伦斯谪系子孙,还担任王朝最精锐武力部队的圣堂骑士团团长一职。

    这家夥非常难搞,会空间异能已经是其次了,麻烦的是

    「返祖吗?和费昂有极大差异性与其说是返祖不如说」

    说到这个史缇拉也沉下了脸,得意门生费昂的修罗焰虎臻至Alpha的完美巅峰,肉体骨血与异能融合后的全新境界。

    「与其说是返祖不如说是兽化」

    肖恩接了下去,费昂再怎么可怕至少是人型吧每想到那个罗南变身后的模样就毛骨悚然一次

    是如何获得这种禁忌又可怖的能力。

    另外还有一点让他很不舒服的是似有邪恶的视线窥视他,被害妄想症?

    他在众亲兵的保护下应该是安全的吧

    吃不好睡不好夜夜作噩梦还犯病了。

    他想莉莉小姐很想——

    深不见底的岩洞外矗立两支镶满红流苏的银莨苕大旗,在夜风中飒飒飘扬,四位英姿换发的圣堂骑士左右站哨。

    「什么人!?」

    神出鬼没的若干名黑斗篷访者让他们同时举剑警惕。

    「祭司?罗南大人正在休息,请诸位待至天明。」

    认清来访者身份后,小队长鞠躬致意,但依然守在洞穴入口。

    「骑士团长还真大牌。」

    「两个长老祭司应该够格吧」

    挑衅的男音与暗讽的女音从队伍后方响起,祭司们自动让成两列让两人前行,兜帽下是两张神似的出色脸孔。

    这对年轻的Alpha姊弟露出腕上祭司团高阶成员的血红十字信物。

    「请两位大人稍等,马上去通报罗南大人。」

    小队长面色一凛,对身后的手下点了点头。

    几座晶石灯在洞穴深处惨淡发亮,简易古铜雕刻家具,战略棋桌,与银白的骑士重铠围在正中一汪晦闇的深湖周边。

    凝结的水滴从凹凸不平的洞顶岩尖落下,阵阵涟漪拂过半身浸在水里的男人。

    青年姣丽俊美,英气而冷沉,湖中倒影赫然是双非人类的墨绿竖瞳,似地狱之渊的中心。

    滴答滴答轻响晶透水露滴过狭薄眼尾的泪痣,盪至白皙强健的雄体,精瘦胸膛与六块腹肌,至脐眼沿幽邃胯骨往下

    就这么停滞于反光的银黑鳞片,漾漾馀波阻挡更深的窥视,迷雾般几尺长的蛇尾蜷于暗湖盘踞。

    压抑的喘息如蛇信岔过锐利的尖齿,他不辨情绪的俯视与青紫血管一同贲永出臂侧的鳞甲。

    连冰冷刺骨的湖水都快不能平静他狂躁的心与背负罪恶的肉躯。

    匆忙的脚步声让他竖瞳收缩一瞬

    「什么事?」

    「团长,两位长老祭司带着口谕」

    祭司?不是不管和帝国的事?而且有突发状况的话,在王朝中心的以撒应该会先知会他

    「知道了,让他们等。」

    不耐烦的话语甫落,只见不速之客大摇大摆的用空间异能传送进来,自来熟的拉开他身后的椅子入座。

    「这就是骑士团长的待客之道?」

    维持倚在湖缘的姿势瞥了他俩一眼,他只淡淡示意后头赶来阻止的骑士团成员先离开。

    「有何贵干?」

    他在湖里,两人在地面的座椅,三位Alpha明晃晃的对峙。

    「祭司团之后会加入行动。」

    「别辜负氏族的期望。」

    同为泰伦斯家族新生代,不友好礼让,反而争锋相对乃家常便饭,尤其罗南性子孤傲独行,更是树敌众多。

    「怎样都行,别给我扯后腿就好。」

    他冷嗤一声祭司团不过就是群自私自利的神经病,而泰伦斯家族更无所谓。

    「你!远端会议半小时后开始,王朝核心必须全员到齐!」

    视身为泰伦斯一份子为骄傲的桑雅被罗南这副目中无人的模样气的莫可奈何。

    算了至少命令有传达这家夥也不是一天两天这臭模样,她甩椅准备离开乌烟瘴气的洞穴。

    「可恶混蛋」

    但年轻气盛的桑纳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尤其走了没几步不经意回头看到罗南鄙夷的眼神

    被压了一头实在太久,最后一根稻草掉落,忍无可忍

    「伊西多百合记得吗?」

    「桑纳!」

    慌张的桑雅来不及阻止弟弟桑纳的口不择言,纵然很反感罗南,但她绝没胆子去触碰

    「你再说一次」

    湖中对他们毫不上心的青年终于转过了身,取而代之肃杀的信息素倏然回盪于幽闭的洞穴。

    「你应该很熟悉吧以前」

    「住口!桑纳!」

    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从她弟弟口中,听见罗南的逆鳞

    希莉斯特

    仅响指的时间,她根本来不及架起异能防御,也无力反击。

    「!!!」

    湖面激起龙捲流壁,巨蛇尾如黑色乱暴亘过整个空间。

    两个年轻长老祭司的高级异能不足以撼动盛怒之下的半人蛇骑士团长一分。

    高大的暗影遮蔽所有的光线,精硕的男体上身,脐下却是妖异的蛇型。

    俯视角度的瞳孔缩窄,修长手掌卡紧桑纳的喉头,尖利的指甲都把皮肤刮出血痕。

    「呜呵反应还真大」

    桑纳固然恐惧中却又有得逞的快意,他近乎就想不顾全局的撕破眼前目中无人的男人的面具。

    这家夥明明就

    「闭嘴!」

    罗南施加手中的压力。

    「呜够了!桑纳!」

    桑雅被化形的蛇尾捆紧,罗南的怪力加上迫人的信息素让她好不容易才出声制止弟弟。

    「」

    姊姊的喝斥让桑纳顿了顿,他渐渐收敛情绪。

    「再让我听到,就杀了你」

    面前的人开始蔫了,也因为缺氧开始挣扎,罗南像碰到脏东西直接把碍眼的祭司姊弟扔出去洞口。

    不过如此

    待会还要开麻烦的会议虚矣尾矣

    一个两个就令人极度厌烦,以撒竟然可以在这堆家夥中间还云淡风轻。 ň②qq.C〇Μ

    回到早已归于平静的湖边蛇尾在黑雾与断续低吟中蜕变为两条人腿,肌肉匀称,笔直修长。

    刀割的苦痛却没有犹疑的步伐,男人立在银白骑士铠甲前,灿亮光滑的金属面映射镀着暗色的脸庞

    不配提起她一个字都不行——

    「咳咳那混蛋」

    被扫出洞门外的桑纳边大口呼吸边忿忿不平。

    「你太冲动了!」

    桑雅不谅解的皱眉。

    「抱歉姊姊我实在看不惯他」

    「算了没引起怀疑就好」

    祭司团前几个月失踪了几个重要成员,这么久基本上凶多吉少,而他们姊弟前几天凑巧在帝国境内找到线索。

    似乎是某个成员临死前用最后一口气留的,藏在隐密岩壁的空间里用血划出的图形。

    两人有默契的对视一眼,他们决定先观望上头指示,据说会议也是有重要消息宣布。

    他们王朝祭司团的宗旨就是伊西多之魂的寻觅与重建。

    光王黛娜的死连同伊西多之魂都消失了。

    那是潘朵拉盒子的钥匙。

    十二年前的政变,唯有那女孩的尸体没有被找到,但她的信息素像人间蒸发无踪,很多人说她也死了可是

    那个关键的血图有点类似百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