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你可以享用了

      乔桥觉得这一幕如果出现在四格漫画中的话,那么代表她的那个小人儿的下巴,此时已经掉在地上了。
    旁边还会配上拟声词,一个大大的‘啪叽’。
    “你……在开玩笑吧?”乔桥干巴巴道,“你们怎么可能制定这么那啥的规则?”
    宋祁言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眼神也很平静,好像乔桥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而他也会留出足够的时间给她接受现实。
    乔桥笑不出来了:“不会吧?”
    “周远川进医院的时间在下午一点左右,从批发市场到酒店的路程大概三十分钟,所以开始时间是下午一点半。”
    乔桥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宋祁言薄唇轻轻开合,吐出的话却无比冰冷:“昨天你们是下午六点十八分回来的,按六点算,你跟梁季泽独处了四个半小时,那么我跟周远川也将获得同等的时间。”
    乔桥眼看着他拿起手机,设置了一个270分钟的计时器,而大拇指只差1公分就摁到开始键了。
    “等一下!”乔桥吓得声音都变调了,“先不要!我还没准备好!”
    宋祁言:“开始之后也可以聊天,计时启动越早,对你越有利。”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还有很多问题,我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就跳进坑里啊!”乔桥焦躁地揪住自己的头发。
    “跳坑?”宋祁言的黑眸沉了沉,但这情绪在他脸上转瞬即逝,“你想问什么?”
    乔桥抱着头想了想,咬牙道,“第一个问题,梁季泽知道吗?”
    “当然。”
    唔!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梁季泽你个王八蛋!!!
    乔桥气得差点心脏病发作当场晕厥,她决定收回之前要报答梁季泽的话,梁季泽就是个大坑货!血妈坑!
    他明明知道破坏规则的后果是什么,还一点也不掩饰地把她带回别墅,衣服都不给她穿一件,这不就明摆着告诉宋祁言,两个人做过了嘛!
    这是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
    乔桥在脑内把梁季泽疯狂暴打了一顿,但这除了精神上让她稍微好受一点外,对于目前她要面对的事情是一点帮助都没有。
    但这不代表她要坐以待毙,梁季泽不仁,别怪她不义了。
    “我要检举梁季泽!”乔桥下定决心,“我是被他强迫的,他没经过我同意!”
    宋祁言:“然后呢?”
    对面的人表现得这么淡定,乔桥以为宋祁言没明白她的意思:“就是……就是我是无辜的啊!这事跟我没关系,我是受害者,我不应该承受这270分钟。啊不对,是两个270分钟。”
    宋祁言似乎笑了:“乔桥,这与你无关。”
    乔桥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对啊对啊,就是跟我没关系,你也能理解吧?”
    然后她就接触到了宋祁言宽容到近乎怜悯的眼神,那眼神里的意思并不难懂,她的笑容也跟着渐渐消失了。
    “不会吧……”她终于反应过来,哭丧着脸,“我连给自己申辩的权利都没有吗?”
    宋祁言重复了一遍那句话:“这与你无关。”
    乔桥此时也明白了,无论她跟梁季泽之间有什么矛盾纠葛,这两个270分钟她都逃不掉了。这是铁律,是规则,是男人们之间为了公平做出的保护性机制——也就是“不看过程,只看结果”。
    她是被强迫也好,迷奸也罢,只要梁季泽切实地享受过这270分钟,那么其他人也该得到同等的对待。
    “但是……”乔桥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你没必要因此勉强自己啊,我知道你不想做,我们可以单纯的聊聊天或者睡一觉,反正就我们两个嘛,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宋祁言打断她:“你认为我不想?”
    乔桥刚要张嘴,猛地抬眼看对面的人脸色不太对劲儿,就果断把涌到嘴边的回答咽了回去。
    她虽然不知道哪儿惹到了宋祁言,但多年跟他相处的经验还是在关键时刻捞了她一把,没让事情螺旋坠落到一个不可挽回的地步。
    宋祁言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现在还是白天,阳光正好,宋祁言的脸被窗外投射进来的光线笼罩,他的五官非常出挑,在大自然巧合般的绝佳打光下更是将优点发挥到了极致,但即便在如此明亮的环境下,乔桥却仿佛仍能看到隐藏于阴影之中的假相。
    他在控制什么,压抑什么。
    乔桥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但就这么一动,她跟宋祁言之间的距离就变了,看过去的角度也变了,光线更是跟着变了。
    那些可怕的阴影从他的脸上悄然溜走,宋祁言的脸又再次变得柔和起来,好像刚才她看到的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你说得对,我确实不想。”好半天,宋祁言才开口说话,“你回去吧。”
    乔桥一愣,没想到转机来得这么快,她谨慎道:“你不是说,要遵守规矩吗?”
    宋祁言笑笑:“这270分钟,我送给你。”
    他拿起乔桥的手,用她的手指摁下了计时器的开始键:“你可以享用了。”
    ……
    宋祁言都离开好一会儿了,乔桥还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动没动。
    计时器的数字在缓慢流逝,她猛地回过神,才惊觉自己竟然呆呆得站了这么久。
    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乔桥觉得大脑更疼痛了,她干脆躺在床上把整件事捋了一遍,觉得宋祁言态度大变就是在她说出‘你没必要因此勉强自己’那句话之后。
    可是,宋祁言不就是在勉强自己吗?他明明平时连话都不跟她多说啊。
    这不是摆明不想理她吗?在这个前提下,她会有这种误读是很正常的吧?
    苍天啊……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乔桥觉得宋祁言比所有这些加起来还要难读一万倍,她是真的不清楚他怎么想的,明明两人之前还一起睡了一觉,早上的几句话也还挺温馨,怎么一到关键节点,就会变成这样呢?
    不行,还是得去找他,有误会也要说清楚啊。
    想明白以后,乔桥便直奔楼下,转了一圈没看到宋祁言的身影,一问佣人才知道,他已经出门了。
    宋祁言把卧室留给她,然后自行去书房换了衣服就径直离开了,至于去哪儿佣人也不清楚,但既然是开车走的,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
    乔桥吐出一口气,懊恼地坐回了沙发里。
    ……
    当天晚些时候,周远川也回来了。
    他基本恢复了健康,不过脸色还有些苍白,身后的张晓东手里提着一个小箱子,交给乔桥时叮嘱里面都是周远川该吃的药,一定要让他按时服用。
    乔桥被里面药品的种类和数量都吓了一跳,她以为周远川只是过敏而已,像普通人一样只要坐那儿等它自愈就行了,哪里想到一次过敏对他伤害竟然这么大。
    张晓东低声解释:“周教授的身体自从上次被人下药就一直没好利索,所以更得精心照顾,麻烦你多费心了。”
    “被下药?”乔桥瞪大眼睛,“什么时候的事?”
    “你不知道?”张晓东一脸不可思议,但他不愧是常年做保卫工作的,立刻就嗅到了某些讯号,摆摆手,“别在意,你就当我乱说的吧。”
    乔桥:“喂……”
    张晓东跑得飞快,但乔桥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不然张晓东跑什么?
    但是‘下药’是什么意思?周远川被人下过药?谁敢给他下?谁能给他下?尤其是凭周远川的智商,不是他自己心甘情愿吃下去,别人能下药成功?起码张晓东这关就过不去吧?
    乔桥装着一肚子问号回了客厅,周远川坐在沙发上休息,见她进来了还温声道:“别担心,大部分都是营养剂,我已经好多了。”
    乔桥踌躇片刻,还是觉得问清楚好:“张队长说你身体一直没好。”
    周远川表现得云淡风轻:“哦,我前阵子生了一场小病,没什么大碍。”
    “那,‘下药’是怎么一回事?”
    周远川顿了顿:“他告诉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