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系统游戏5

      大渝最高贵的龙床上,一丝不挂的绝美女人此刻正被两个衣衫不整的男人夹在中间,那两人正是朝堂备受推崇的两位权臣,儒

    雅清正的庆王和恃才清傲的首辅东方澈。

    而此刻的二人,哪里还有朝堂上的半分温文尔雅的贤王气度、公子风范,那通红的眼睛,粗重的喘息,以及粗鲁的近乎粗暴的

    揉捏和冲撞,让他们更像是两只正在发情的野兽。

    庆王一边撕扯着身上的蟒袍,一边痴迷一般的在女人的花穴里抽插,一刻都舍不得停下来。

    “啊——”突然,庆王欲望的顶端被软针似的东西刺入,那东西像是活物一般直接刺进了他肉棒顶端的小口里,爽得男人精

    门直颤,险些喷出,他快速的抽出肉棒,深吸口气缓了缓,心有余悸的看了眼在一旁看的猛吞口水的天霖,道:“菱染这穴简

    直就是个吃人精液的妖怪,怪不得你受不住。”

    天霖的眼睛骤然闪出光芒,那一直萦绕在心头的自卑和迷惑骤然消失,他伸手撸了一下已经恢复硬挺的下身,跃跃欲试的吞了

    一口口水。

    “嗯……庆哥哥……别,别走……”菱染正在动情的时刻,小穴内的肉棒却突然撤离,痒的她急忙吐掉嘴里的肉棒,嘤嘤的哀求

    道。

    结果她这刚说了一句就被身前的东方澈猴急的一把拉了回来,捏着她的双颊又将肉棒捅了进去。

    “小浪蹄子,不要偷懒!”东方澈说着一边扯下自己身上的官服一边伸出一只手揉搓女人在空中晃动的乳肉。

    一探到有也异物入侵,菱染那被系统加持过的小舌头下意识的缠住男人赤红的龟头,小蛇一般绕着那沟壑疯狂的转起圈来。

    “啊……对……就是这样……舔我……吸我……对……”东方澈的原本脱衣服的动作骤然停在半路,男人的脖颈使劲的仰着,青筋

    一根一根的暴起,双目赤红的失去了焦距,浑身都因为舒爽而不自觉的哆嗦着。

    原本的惩罚骤然颠倒了对象,只一瞬间,东方澈就觉得自己像极了被捕虫草捕获的飞虫,即便明知下一刻就是死亡,他也已经

    沉迷在其中无法自拔了。

    而不能说话的菱染只能主动的晃动着雪臀将小穴翘的更高,直到像婴儿的小嘴一样翕张的穴口赫然呈现在庆王眼前,恳求男人

    给她慰藉。

    “书钰说的不错,你就是个小浪蹄子!”

    再也受不了这露骨到极致的蛊惑,庆王什么都顾不得低吼一声挺动肉棒尽根没入了那几乎成精的妖穴,那蠕动的肉刺准确无误

    的刺入肉棒前端的小孔里,爽的庆王双眼直接失了神。而他向前冲撞的动作再一次让菱染给东方澈来了一个极其销魂的深喉动

    作。

    “啊——!”

    “啊……!”

    房间内同时响起两声男人的吼叫,

    带着郁闷、不甘、难耐、不舍、尴尬……等混杂的情绪,东方澈就这样在一旧一新两个情敌面前早泄了!

    【发放第六次奖励,快感如潮】

    【奖励解释:测试者一旦经历一次高潮之后,便会开启连续高潮模式,高潮体验如同海潮一般,一浪高过一浪。】

    系统声音响起的同时,伴随着身后庆王的一记深顶,菱染倏地的睁大了眼睛,呼吸都瞬间停滞,完全不同的激烈高潮劈头盖脸

    的砸向她,于是她毫无还手之力的潮吹狂泄了出来!

    甬道里淫糜的水柱被身后庆王的动作插的四散飞溅,双乳同时飙出两股奶水,直接喷溅在金黄色的被褥上,女人浑身上下颤抖

    不停,水液喷了很多,多的让身前的两个男人痴迷的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旖旎狂浪。

    “操!”东方澈喘着粗气,不由得咒骂出声,他真想现在就冲进女人的小穴里,让她再为自己潮喷一次。

    不过即使他心有不甘,但是毕竟已经不再是天霖那个年纪,射过一次总要缓一缓,他索性直接躺在了女人身下,一把搂住女人

    赤裸的背,开始来回吮吸那双晃动不停的双乳,将香甜的乳汁大口大口咽进自己的肚子。

    庆王没给菱染留出半分喘息的余地,疯了似的猛干那妖穴实在是太舒服了,紧致湿润,肉棒刚一干进去,层层媚肉就裹上来,

    不断蠕动吮吸,恨不得将男人的灵魂一并吸了进去。

    菱染被操干得一句成调的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呜呜啊啊地乱叫,她双手撑在床边上,手指死死扣着被褥,下意识挺着胸脯,把

    乳肉往身下的东方澈嘴里送去。

    “啊……啊……要……啊要被操……操死了……啊啊啊……”

    系统的奖励不打半点折扣,菱染几乎被抽插几下就高潮一次,她身下的被褥彻底湿透,甚至积出一滩淫水。庆王技术可比青涩

    的天霖强上许多,九浅一深,变着花样的刺激着女人的敏感点,男根粗长,顶端硕大,刮蹭得甬道如同被什么东西碾压一般。

    忽然,菱染一声尖叫,浑身骤然僵直,庆王的一个猛冲,直接撞开了藏在花穴甬道最深处的子宫入口,敏感娇嫩的子宫猝不及

    防被坚硬巨大的龟头侵犯,触电般快感瞬间流遍全身,菱染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趴在了东方澈的身上,而子宫却能主

    动地咬住庆王肉棒顶端,像只贪吃的小嘴,疯狂的吮吸着男人的尖端。

    菱染感觉到不断喷薄的快感将身体越推越高,四肢百骸只留下一种触感,她甚至生出一种自己会就此死在这般极乐中的恐惧。

    强烈的射意让庆王仅凭着本能疯狂的直捣子宫内部,狠狠的戳刺敏感的宫壁。最后一下,庆王终于是松了精关,在极端的销魂

    中将浓精狂喷在她身体里。

    子宫壁终于在痉挛中迎接到男精的滋润,炽热的精水烫得菱染双目翻白,浑身痉挛的尖叫着,几乎不分生死。

    娇嫩的子宫生生被精水撑大,小腹上被龟头顶出的凸起逐渐不那么明显,取而代之的是正在肉眼可见变大的肚子,菱染失神的

    瘫倒在床铺上,恍惚间听到耳边系统声音又一次响起。

    【强制催眠启动】

    【清洁功能启动】

    【发放第七次奖励,娇软如泥】

    【奖励解释:阴道和子宫柔软弹性十足,阴茎一入便如入了淤泥一般,且四周会伸出如海葵一般的触手,可以让男人得到极大

    的快乐。】

    【开始转换到下一个目标的地点】

    声音结束的一瞬间,菱染就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随后便是瞬间失重。最后,只听“噗通”一声,她直接栽进了一滩水里。

    “操!你个坑爹的系统!”菱染手脚并用的游上了岸,恨得咬牙切齿,狠狠抹了一把脸,索性直接骂出声。

    谁知道她刚骂完,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抬头,正看到她面前是一套石制的桌椅,慕容景像是尊雕像一般,举着酒杯,愣愣的

    看着浑身赤裸从水里爬出来的女人。

    “嗨!”菱染尴尬的满脸陪笑,道:“赏月啊?好兴致!好兴致!”

    还不等她继续说下一句,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随后就被男人直接拥在怀里吻了个结实。

    男人的唇微凉,压在她的唇上,先是慢慢的舔,随后像是确认了对方的真实,呼吸瞬间加重,随后湿热粗粝的舌头直接闯进了

    她的口中,带着快要压制不住的疯狂,毫无章法的吸吮舔咬,疼的菱染瞪大了眼睛。

    “我以为此生我都等不到这一天了!”慕容景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在唇齿间说道:“那时你的故事传遍了域东,我身边不少

    人公开声称,若是今生能和你共度春宵便足够吹上一辈子的,我虽表面上嘲笑其他人的猥琐,心里却还是暗自动了心思。我一

    生自傲,那时也只是觉得这样完美强悍的女人才配得上我。可我真的没想到,居然真的会被你迷倒,爱你爱到无可自拔。”

    男人的呼吸越来越重,双瞳都泛起了红来,他疯狂的吻着,恨不得将自己这暗藏了许久的心思,直接塞进女人的心里。

    既然已经到了这步,若是拒绝就是婊了,菱染索性伸臂抱住男人的脖子,舞动唇舌和对方纠缠了起来。

    许久之后两人才缓缓分开,唇齿间拉出一道暧昧至极的银丝。

    慕容景将赤裸的女人抱在怀中,细密灼热的吻在柔白嫩滑的肌肤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爱痕,最后含住了她的乳尖吸吮,直吸的

    菱染在他臂间仰头淫叫了起来。

    月光下,女人那形状美好胸乳,纤细柔软的腰身,挺翘的臀,白皙的双腿,还有两腿间那光洁粉嫩的诱人之处,全部呈现在男

    人的眼前。

    慕容景目光骤然深沉,他看着怀中的女人,兴奋的呼吸粗重,他忍耐了太久,久到他都觉得自己快要坏掉了,此刻他再也受不

    了。毫不迟疑的将人压到了石桌上,迫不及待分开她白嫩的双腿,一冲而入。

    身下的小穴又嫩又紧,每次进入紧窒的蜜道吸吮都得他神魂颠倒,紧紧的媚肉压迫着他,收缩蠕动着,慕容景脸上、身上慢慢

    渗出汗水,下身不断用力顶到最深处,整个肉棒把女人的小穴撑得满满,还把最深处的小口给挤开,硬是把圆端喂入那软软的

    蕊心。

    “啊——”突然,敏感的铃口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慕容景控制不住的低吟出声,那快感从尾椎直冲头皮,他的理智还没有

    回过神来,身体却已经反射的对着那处疯狂的撞去。

    被蠕动着的软针插进男人敏感的铃口,慕容景仿若全身受到电击般,凶猛的快感让他眼前爆发出璀璨的火花,低吼着,他把女

    人白净如玉的双腿杠在肩上,身下更加用力的抽插着。

    “啊……不……呜呜……不行了……啊啊……不行……啊……”娇嫩的女人被男人疯狂的鞭挞着,只能哭叫着,随着男人猛烈的抽

    插颤抖着。

    Π2qq╄,℃ο'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