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那时年少·初见

      八岁那年,完颜羿第一次见到南宫月。

    彼时,完颜家的族会上,他沉默的站在父亲完颜雍身边,一眼就看到了被众人拥簇的她。

    “月儿妹妹快看,此为西域的浮生石。”

    “大哥昨日送的那只凤尾鸟,小妹喜欢么?”

    “小月儿,等下了族会大姐带你去看花灯可好?”

    粉雕玉琢的小人儿身边花团锦簇,稚嫩无邪的小脸挂着甜甜的笑容,细声细气的一一回答。

    完颜羿只随意扫了一眼,便漠然的收回了目光。

    完颜雍身为完颜家族的家主,这一次族会要宣布六年前走失的嫡长子归族。年仅八岁的孩子眉目冷清,看着台下熙熙攘攘的众人,眼里始终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

    “他就是当初雍伯伯走失的嫡长子?”

    完颜家主寻回嫡长子的消息在两大家族里传开也有段时间了。南宫瑾若有所思的看着台上之人,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眉。

    当初雪夫人怀头胎时,雍伯伯和爹爹许下了指腹为婚的约定,谁知这小子两岁时意外走失。现在认祖归宗岂不成了月儿妹妹的未婚夫?看他这般沉默冰冷,不会真如传言那般……是个口不能言的哑巴吧?

    完颜雍带着完颜羿回到家族已有月余,族内各种传言层出不穷。据说这位少爷流落在鸟不拉屎的深山里,如蛮荒期的野人一般茹毛饮血的活了六年。别说什么修灵根基,就连话都不会说了。

    想到这里,南宫瑾眉头紧锁的连连摇头。

    怎么能让宝贝小妹嫁给这样一个小子?不成,绝对不成!等下了族会,他定然要父亲商量如何把这门婚事给退了。

    此时,南宫月正乖巧的站在大哥大姐的身边,仰着小脸盯着高台上的清瘦少年,稚嫩的凤眸若有所思。

    ……

    族会后,众人目光各异的审视着归族的嫡长子,更有人当面就窃窃私语了起来。

    “孤身一人在深山老林里活了六年?此事实在离奇。”

    “听说啊,他连言语都不能呢……”

    “都八岁了还未通灵淬体,徒有一个嫡系的名头罢了。”

    族内的年轻辈显然不太欢迎突然回归的‘大少爷’,凑在一起低声议论着。却在对方走来时,不约而同的让开了一条路。

    一个徒有少爷头衔、却无半点根基实力的嫡系,他们哪会赶上去亲近。

    完颜羿搁在身侧的双手无意识的握紧,大步流星的向着后山而去。今日还未通灵脉,再迟怕是要遭了。

    “你……就是月儿的羿哥哥?”

    冷不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拦在了面前。南宫月仰起白嫩的小脸蛋,娇柔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犹疑——

    让大家久等了,番外上线啦~~~尽量每天一更。可能内容不如以前多,音音尽量多写哈。

    病娇的肉欲调教(1V1)番外2:那时年少·惦记

    番外2:那时年少·惦记

    完颜羿看着拦在身前的小人儿,心头微微一震。可体内异样的痛感袭来,他敛下栗眸、不发一言的越过了她,极快的消失不见了。

    “真是个未教化的蛮子,竟敢对月儿小姐如此无礼!”

    “说不定是口不能言,这才落荒而逃了呢?”

    那些暗暗盯着完颜羿的年轻子弟见状,嘴里的议论声更大了。

    南宫瑾看着宝贝小妹突然上前,一时来不及阻止,就怕她不谙世事说了什么不该透露的。谁知这小子如此傲慢,竟视为小月儿无物!!

    “小妹……”

    他大步上前,握住了南宫月柔软的小手,正欲编排某人几句。

    “瑾哥哥,这人一点都不像娘亲说的那样。月儿再也不找他说话了!”

    南宫月小脸气鼓鼓的,稚嫩的凤眸里满是娇色。

    说什么是素未谋面的重要之人,对方理都不理自己。五岁的南宫月自小娇生惯养,在族内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哪里受过这等冷遇?

    “好好好,不说不说。大哥回头帮你教训他!”

    南宫瑾巴不得自家小妹和那个南蛮子划清界限呢,听到这话他自然是连声附和。

    “走,姐姐带你去看花灯。”

    一旁的南宫玉也走上前来,牵着自家小妹的手便往外走。

    南宫月一转头就把归来的少年抛诸脑后。以至于三年后的族比,她已经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了。

    ……

    第几次了?

    清俊的少年眸色幽沉的看着迎面而来的南宫月,薄唇抿得很紧。

    当初那个矮矮的小人儿长高了不少,身边依旧拥簇着许多人。她精致的眉眼染着备受宠爱的娇色,隔三差五便要惹出一些招猫逗狗的烂摊子。

    相比完颜羿的独来独往,她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完颜羿留意了她三年,默默在心里记了个‘十三’。这是第十三次见面,她始终没有认出他。

    少年修长的五指徐徐收紧,心里涌起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归族的那天,他通了灵脉后立刻寻了回去,可祀堂前空空荡荡的哪还有她的影子?

    也是。

    不过一面之缘,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她大抵早就忘了罢。

    完颜羿一点一点的松开手,偏耳边又传来了一句轻快的娇语。

    “尧哥哥也太厉害了吧!”

    南宫月凤眸晶亮的盯着台上的完颜尧,目光难掩惊艳羡慕。她在族内是个学渣,仗着爹爹兄长的宠爱,功法什么从来不肯背。

    饶是如此,每每看到别人身法优雅飘逸又羡慕的紧。

    完颜羿就在她的声音里猛地站起身来,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跃上了比试台。

    “吾……欲参加本次族比。”

    少年的声音带着几分晦暗的干涩,散作满河星似很久没有说过话一般。但他的语气却是冷沉又认真的。

    周围的族人们都吃了一惊。家主的嫡长子归来三年,平日里也是大少爷的待遇,该有的天材地宝、灵宝法门都有。可三年来他一直独来独往,从未见他说过话,更遑论出手了。

    原来,他不是个哑巴啊?

    南宫月也听到了完颜羿的话,她歪着头看他,凤眸露出了一丝诧异——

    嗯……以前羿病娇的内心戏很多哒。(一个炒鸡大闷骚)小月儿反而那啥,没咋把某人放在心上……(算反虐了吗?嘿嘿。)

    让大家久等了,宝宝又犯了肠绞痛,音音照顾了几天,又偷懒了几天。

    咳咳咳……总算是爬上来啦~~~~

    ρ⊕—①㈧.¢⊕Μ